威尼文学 > 科幻小说 >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 第17章 第十七章
莫名其妙变成猫,而且还变成自己认识的一只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

苏嘉坐在浴池旁边,看着水面上倒映一张毛脸,慢慢地试探性伸出爪子去拨水面,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臀部受到一股力量。

他愣了下,然后扭头,视线所及是两条小腿,视线慢慢往上挪,就看到王璆鸣有些怪异的表情。

王璆鸣是真的觉得很奇怪,平日里玉奴最讨厌出现在水的旁边的,偶尔被他抱过来,接下来的一天那张毛脸都是臭的。

“玉奴,你想跟我一起沐浴?”

王璆鸣只着了单衣,衣袍清透,肌肤在衣服下面若隐若现。他说完那句话,就看到猫站起来,似乎想绕开他往外走。

平日里就让它走了,今天它古里古怪的,感觉怎么都放心不下。

王璆鸣没有犹豫地一把把猫给捞了起来,“今天呢,你哪里都不可以去,就呆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好了。”

苏嘉再次被迫悬空,他低头看了下地面,这种完全没有安全感的行为让他忍不住挣扎起来,结果挣扎没有挣扎开,还被抱得更高。

“玉奴,你不要乱动。”

王璆鸣抱着猫下了水,叫宫人把给猫沐浴的东西拿过来,“今天好不容易出了次太阳,玉奴也好久没洗澡了。”

什么?洗澡?

苏嘉猛地挣扎起来,王璆鸣也没想到苏嘉挣扎的这么厉害,就不小心让对方挣脱了。苏嘉得了自由,却忘记他在水面上,所以咕咚一声就掉水里了。

王璆鸣大惊失色,连忙钻到水下,把某只在水底乱刨的猫给捞了出来。

“喵喵喵喵!”刁民!怎么抱的啊!

“玉奴,吓坏了吧。”王璆鸣怜惜地摸掉猫脸上的水。

“喵喵喵喵!”让你掉大海里试试啊,这对于我就是海,你知道吗?海!

“玉奴,别叫了。”

“喵喵喵喵!”凭什么,就要叫!

王璆鸣把手里的猫转了个方向,“乖,看看水里自己的丑样子,你还好意思叫?”

“”苏嘉听话了,众所周知,猫洗澡就跟卸妆一样,不管妆后多好看,卸妆之后都是个妖魔鬼怪。

王璆鸣开始给苏嘉洗澡,前面还好,洗到臀部的时候,苏嘉忍不住夹住了腿,而这一夹,就把王璆鸣的手给夹在了他的两后蹄中间。

苏嘉身子一下子僵住了,如果他现在不是猫的形态,那么眼前这一幕是多么的猥琐。

“不要动,马上就洗完了,那个地方也要洗。”王璆鸣稍微加大了力气分开了苏嘉的两后蹄,开始揉搓。

苏嘉情不自禁地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而这种呼噜声不是愤怒,而是因为太舒服了才发出来。羞耻的苏嘉第一百零一次在脑海里呼唤小统,然而零回应。

洗完澡,苏嘉躺在毯子里昏昏欲睡,皮毛被烘得干干的。

王璆鸣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猫,手里拿着本书,不知过了多久,苏嘉都要睡着了,却被一个人的声音给惊醒了。

“璆鸣,我们当中也你最悠闲了。”

兰羡白把身上的狐裘解下来,递给一旁的宫人,就在王璆鸣的对面坐了下来。

王璆鸣刚把书合上,就发现手下的猫动了,他不禁低头去看,发现那个刚刚还在打盹的小家伙现在迷迷糊糊睁着眼,爪子蹬了蹬,颤颤巍巍想站起来。

“你这猫胖了不少。”兰羡白视线自然也被吸引了过去,他看了两眼,就收回了视线。

“是胖的,但是不能说。”王璆鸣把猫又压了下去,调整了下姿势,重新用毯子围好,“昨日说它胖,今天跟我闹了一天的脾气,东西也不肯吃,不过洗澡却比之前好了很多,原来非要给我挠的全是爪印,今天就知道喵喵喵地叫。我们说话小声点,它好不容易睡着,刚刚趁它迷糊喂了点吃的。”

兰羡白略勾了勾唇角,“璆鸣,有时候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我只不过比你们这些聪明人想得开,你若是不关心外界之事,也不用烦了。”

王璆鸣挥手让宫人全部下去。

“我母亲来信了,马上就要开春了,她想让我弟弟进宫。”兰羡白抿了一口茶。

“你母亲是皇党,让你弟弟进宫,是怕你笼络不到皇上吗?在我看来,皇上似乎不需要你笼络,只要你稍微给些好脸色即可。”王璆鸣笑着看着兰羡白。

苏嘉睁大了一双猫眼。

兰羡白脸上浮现自嘲之意,“可是我不愿意为那个人生孩子,我母亲要的是一个皇位继承人,她已多次来信,而昨天那封就是说要让我弟弟进宫,说让我多帮帮他。”

王璆鸣说:“你弟弟,是叫苑舟吧,我记得他才十六岁,恩,皇上今年也才十六岁,两人挺配的。”

“苑舟他还不懂事,母亲就要将他送入宫。”兰羡白的眼神添上了一分阴鸷。

“若皇上不是皇上,就不用这样了。”王璆鸣说完,突然低下了头,就把毯子里的猫给抱了出来,“玉奴,你在干什么?偷听我们说话吗?”

苏嘉僵了下,然后快速地抓了王璆鸣一下,这回是实打实抓了下,抓完就跑。王璆鸣一手捂着伤口,连忙站了起来,“来人,给我捉住它,今天真是反了。”

苏嘉最后还是被捉了回来,那些宫人也不用绸缎了,直接用了根粗绳把他绑在了一根柱子上。

王璆鸣送走兰羡白之后,走到苏嘉面前,脸十分阴沉,“今天就在这里呆着吧。”他说完,就发现猫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趴了下来。

苏嘉把脸一埋,原来王璆鸣根本就不是个好人,他们都不希望自己当皇帝,他第一次觉得有些委屈。也不是他想当的,他只不过是莫名其妙死了,又莫名其妙替代别人成了皇帝。他这样想着,又觉得女帝苏嘉真的可怜,那么努力最后还是落了一个那么惨的下场。

夜幕降临,王璆鸣用完晚膳经过了苏嘉的旁边,他脚微顿了下,“玉奴。”

被他呼唤的对象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王璆鸣脸色变幻了一番,蹲下来就开始解绳子,“就知道跟我置气,冬夜那么冷,你真打算在这里过夜。”

苏嘉抬起头,看了眼王璆鸣,“喵。”你管我!

王璆鸣自然听不懂猫语,把苏嘉抱了起来,往床的方向走去,“明天再不听话,就真的绑在这里了。”

苏嘉被放到床上,就想往被子里钻,却没有想到王璆鸣把他抱上床是别有目的。

睡在床尾肚皮底下还放了一双脚的苏嘉磨了磨自己的小尖牙。

兰羡白回宫之后,突然对兰烛说:“今天皇上还是没有见任何人?”

兰烛抱着兰羡白的狐裘,听到这话,点了点头,“听说白贵人今天也被拦了呢。”

兰羡白突然想起那只猫的样子,平日里他对那只猫都不怎么关注,今日不知怎么的,总觉得那只猫哪里怪怪的。

“兰烛,你说猫听得懂人话吗?”

兰烛欸了一声,“猫怎么会听得懂人话,那不是成精了。”

“成精?”兰羡白若有所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