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科幻小说 >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 第16章 第十六章
“今日月色很好,所以特约大皇姐来小酌几杯。”苏嘉把桌子上的白玉酒壶拿了起来,开始倒酒。

苏若琼微垂下眼看着逐渐满上的酒杯。今日月色的确很好,皎洁的月光倾斜入了湖心亭,落在地上,就像铺了一层霜。天气寒冷,湖面都结了冰,那景象看起来,就像是斑斓复杂的花纹被绣在了静止的湖面,在夜色里,这花纹多了几分神秘。

一杯酒被推了过来,苏若琼沉默一瞬,才拿起酒杯,仰头喝尽。

“啪。”酒杯被掷在桌面上。

“皇上只是邀臣共饮酒?”苏若琼微勾唇一笑,那双一向凌厉的凤眼显露出几分漫不经心以及嘲讽。

苏嘉抿唇一笑,“大皇姐,如果我把皇位转送给你,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恨我了?”

苏若琼一个眼风扫了过去。

苏嘉只是顿了一下,就接着说了,“现在在这个世上,你最亲密的人是我,我也是。我不愿意看到我们两个为了这个皇位争得你死我活,我想若是二皇姐还在,也不愿意看到这个景象的。”

苏嘉的二皇姐名叫苏涯北,一听似乎就与戎马有关,而她毕生的理想也确实跟这个有关,可是,她在十七岁那年病死了。

据说是得了瘟疫,不治身亡。皇宫为了掩盖这个丑闻,匆匆处理了后事,皇陵里只是衣冠冢,因为尸体被焚烧了。

苏涯北死的那日,苏若琼吐血,然后陷入了三天的昏迷。

她们二人关系一直很好,哪怕是竞争关系,依旧像同胞姐妹,甚至比同胞姐妹更亲。

苏若琼听到苏涯北的名字果然顿了一下,她脸上的神情都有些恍惚,“涯北她走了也有五年了。”

“二皇姐对我很好。”

苏若琼突然低下头笑了起来,她肩膀都在抖,那笑声在寂静的冬夜里听起来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其实她不是病死的,你知道吗?”苏若琼抬起头,对苏嘉露出一个极其古怪的笑容,“她是被活活用棍子打死的,因为打得血肉模糊,才没有尸体入皇陵。”

苏嘉一下子愣住了,他不由地把视线看向站在不远处守着的小统。

“这算得上一大皇室丑闻了吧,可涯北被打死,是因为她发现了另外一大丑闻,我也是在她死后才知道的,你想知道那个丑闻吗?”苏若琼的眼神不复往日,她紧盯着苏嘉。眼神骇人,让苏嘉忍不住站了起来。

“惊天的丑闻,哈哈哈,谁也想不到,我们的母后,也就是周文帝,她会怀孕,简直就是个怪物。”苏若琼说到后面几乎咬牙切齿,“就是这个怪物为了隐藏自己的秘密,甚至不惜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苏嘉惊呆了。

这戏剧化的转折让谁也没想到,他本想靠往事拉近他和苏若琼的关系,没想到却收到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周文帝会怀孕?那她生下来了吗?

“那个……孩子是谁?”苏嘉艰难地问了一句。

苏若琼却站了起来,“微臣喝醉了,为免殿前失仪,还恕微臣先告退了。”

苏若琼走的时候,背影看起来很落寞,月光洒在她的背影上,三千青丝像一瞬转白,而渲染的那份孤独就像一壶美酒,让人望而生醉。

苏嘉把视线收了回来,小统过来的时候,立刻问他,“你还瞒着我多少事?老实说。”

“这惊天的丑闻我也不知道,原著里没写,真的,不骗你。”小统眼睛看起来十分真诚。

“你坑我不是一回两回,我有权利怀疑你故意欺瞒。”苏嘉说。

“你等我下,我现在查一下。”过了一会,小统告诉苏嘉,“我知道了,原剧情都是以女帝苏嘉为主要视角,我们所熟知的事也全部跟女帝苏嘉有关,若是涉及到原世界根本没有提及的事,这个世界就会自动补充,苏涯北在原著里就是用几句话简单概括的一个人物,女帝苏嘉几乎没有提起过她,而你这次提起了,所以恭喜你,你的身份又多了一层。”

“???”苏嘉看着小统。

“周文帝亲自生的孩子,你好,话说苏若琼居然没给你扣好感?”

如果女帝苏嘉成了周文帝亲自生下来的孩子,那么他被传位也有了原因。

“这不是女尊的世界吗?我怎么又成了母亲生的了?还有,那周文帝岂不是知道女帝苏嘉的性别?”

“因为你的父亲的隐藏身份也出现了,从二十九世纪穿越过来的机器人,拥有完美长相,与这里的男人身体结构不同的他没有办法怀孕,所以周文帝怀上了。原来周文帝不知道,刚刚知道了。”

苏嘉翻了个白眼,“这设定我给一百零一分,多一分让你去骄傲,我简直要跪了好吗?补充的啥鬼玩意,机器人怎么会有生育功能?”

“哦,那是二十九世纪,你这种二十一世纪的古董怎么会明白那个世纪的高科技。”小统微笑。

尼玛……

“不要在内心里骂我,我都知道。”小统又微笑。

擦……

“宿主,说脏话是不对。”

就说,破系统!

这次小统没说话,苏嘉像只战胜的公鸡回宫睡觉了。

夜深人静的时刻,一串电子音在苏嘉的脑海里响起。

“鉴于宿主严重脱离原身份形象,开启一级惩罚模式,惩罚时长二十四小时。”

睡死的苏嘉压根没听到,他依旧沉浸在甜蜜的梦乡。

“啊——”

在苏嘉认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落在他人耳中也不过是一串猫叫声。

……

没错,就是猫叫声。

苏嘉看着面前的毛爪子,又叫了起来。原谅他的不淡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猫比发现自己死而复生还穿越要恐怖一百遍。

“玉奴!”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成功让苏嘉僵住了,然后,他就发现自己上天了,噢,不,是被人抱了起来。

身子悬空在半空中,脸还要被迫面对一张在他此时看来放大许多的脸。

“玉奴,才这么早,就一个劲叫什么?”王璆鸣发丝微微凌乱,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他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就像个红豆馅的糯米团子。

他小小打了个哈欠,睡意很浓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手里的猫那惊恐的眼神,他只是抱着猫往下一躺,一手盖好被子,另外一只手把猫捂在自己的胸口处,“玉奴冬天真暖和,再陪我睡一下,乖。”

苏嘉被王璆鸣身上的甜香味包围,由于王璆鸣睡姿称不上好,衣服领口被他弄得大开,也因此苏嘉眼前就是王璆鸣胸膛上那暧昧的一粒小果子。

身为直男的苏嘉莫名其妙觉得脸有点烧,他默默抬起两个毛爪子捂住了眼睛。

王璆鸣抱猫的手慢慢滑到臀部,揪了一把尾巴,眼睛彻底闭上了。

“玉奴,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苏嘉脑袋一扭,避开了那张大脸。

猫才吃这个,他是人!不吃没有煮熟的鱼!

“这不是你平时最喜欢吃的吗?那小鱼干呢?也不吃?”

他要吃饭!吃白米饭!香喷喷的白米饭!

王璆鸣盯着眼前的猫,露出狐疑的神情。玉奴从今早起来就不对劲,下床的时候还摔了一觉,走路也七扭八扭的,而且时不时扭头看自己的尾巴,尾巴也很奇怪,不像平日那样,而是僵在半空中,对的,完全是僵着。今天也不会冲自己撒娇,也不会绕着自己走路,而是想法设法地想往外跑,哪怕被捉回来好几次。

王璆鸣实在不放心玉奴这个状态,让人找个根绸缎把它绑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根绑在它的脖子,一根捆在自己手腕上。

“玉奴,昨天说你胖,是我的错,我再也不说你胖得像头猪了,你不要赌气了,吃点东西嘛。”王璆鸣好声好气地哄。

苏嘉头一扭,拿屁股对着王璆鸣。

该死的王璆鸣,居然拿东西绑着他!刁民!刁民!他恢复身份之后,哼,一定要给这个刁民五花大绑,还要把猫吃的摆在这个家伙面前。

王璆鸣伸手摸了摸猫的屁股,就看到他家玉奴的毛全部炸了起来,而且不管不顾地往桌子下跳。这一举动吓得王璆鸣连忙跟着玉奴一起动,但对方速度太快,还是被勒到了脖子。

那双湖蓝色的猫眼因为眼泪比平日更加水汪汪。

“原来猫疼了也会流泪。”王璆鸣摸了摸玉奴的脖子,“你也真够笨的,好了,不给你系东西。你今天不吃不喝,还一个劲跟我作对,到底怎么了?”

苏嘉怒视王璆鸣。

你被人突然摸了屁股不愤怒啊?

“难道是春天快到了?玉奴,你思……”王璆鸣轻咳几声,“等开春,我就给你找只小母猫,不过你可要节制啊,听说猫很容易怀上的,而且一怀就好多个,我怕你难产啊。”

苏嘉,“……”

旁边的宫人笑出声,“娘娘,玉奴它是只公猫,动物跟我们不一样,他们都是母的怀孕生子。”

王璆鸣愣了下,“这样吗?”他视线对上了猫的视线,“那我给你多找几个?”

苏嘉面无表情地伸出爪子给王璆鸣的手挠了一下,然而他不知道怎么把锋利的指甲从肉垫里弄出来,所以整个动作看起来十分软绵绵无伤害力。

“用得着这么高兴吗?看来我的小玉奴真的长大了啊。”王璆鸣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