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科幻小说 >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 第11章 第十一章
翌日早朝,苏嘉本来还有些睡意,尤其在听一位臣子长篇大论的时候,更是昏昏欲睡,哪知道漫不经心地一抬眼,立刻愣住了。

他有些迟疑地对底下的臣子看了又看,过了一会,才说:“李爱卿,抬起头来。”

长篇大论的是户部尚书,她正哭穷哭得开心,就听到一句调戏意味十分重的话。想她年轻的时候,也曾驾马与三两好友一同踏马游春,那春日艳阳,偶遇佳人时,也曾出言调戏过,但户部尚书没想到她如今四十有五,如今反倒像是被上面那位给调戏了。

户部尚书脑子里想得多,但动作很快,立刻抬头,眼睛下垂,让皇帝好好调戏自己。

“众爱卿,都抬头。”

户部尚书还在脑补有的没的的时候,就听到了皇帝的另外一句话。

欸,调戏自己还不够,还要调戏其他人?

苏嘉一张张脸扫过去,几乎目瞪口呆,“你们这眉毛?”

除了苏若琼没把自己眉毛画成“一字眉”,其余的人都顶着“一字眉”,甚至还包括了左右相,苏若琼本来就打眼,在一群“一字眉”里就更加打眼了。苏嘉看了又看,最终忍不住哈哈大笑,“诸位爱卿,今日是特意来为朕逗喜么?”

苏若琼斜了众官一眼,表情分外高贵冷艳。

苏嘉下了朝还一直忍不住笑,进了宫殿也是,最后还是擂桌子狂笑一顿才作罢。小统也憋笑憋的厉害,苏嘉抹掉眼角的泪花,“哎哟,那群人太逗了,怎么想出画这个眉毛的。”

小统跟着笑,“还不是你夸了那个礼部尚书的女儿眉毛生得好,如今恐怕整个京城都画了那个眉毛。”

苏嘉想象了下,又没忍住,“哈哈哈哈。”而苏嘉倒没想到,他的后宫也有人画了这眉。

苏嘉努力憋笑,坐在他对面的人愁眉苦脸,“皇上不要笑了。”

苏嘉点头,却依旧让笑声从牙关间透了出去。

白清函幽怨地看了眼镜子,拿着丝帕虚遮住自己的脸,“臣妾误听了旁人的话,皇上居然还笑话臣妾。”

苏嘉扭开头,继续憋笑。

他方才进青湘宫就听到白清函说要给他一个惊喜,结果这惊喜一看,笑抽了,又一个“一字眉”。

白清函把镜子往桌子上一丢,不开心地哼了一声。

苏嘉站了起来,努力正色道:“朕那里还有奏折要看,就先回去了。”说完,就脚不沾地地走了,几乎没给白青函挽留的机会,再不走,肚子真要笑得疼了。

白禄送圣驾走之后,立刻进来对白清函说:“娘娘,皇上似乎很开心,出去的时候还一直在笑。”

白清函把自己遮脸的面纱放了下来,只见明明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却偏生被一道又浓又长的眉毛给毁了……不,不能说毁,只是让白清函看上去滑稽得不得了,甚至可以去江湖卖艺逗趣了。

白清函冷下脸,“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我的好白禄,明儿就给加俸禄。”

白禄苦脸,“少爷,这真不是奴才的错。”白禄为了让白清函放过他,直接叫了原先在白府里的称呼。

“去走廊站着吹风去,把脑子吹清白一点。”白清函说完,又喊回顶着一张苦脸的白禄,“对了,叫你打听的姬易霖,打听清楚了吗?”

白禄闻言,立刻凑到白清函耳边低声细语说了一番。白清函听完,唇边扯出一抹冷笑,“愚蠢的东西,他堂堂一个美人,就敢这样嘚瑟,活该被幽禁。”

白禄说:“可是,少爷,你就比他多一级啊。”

白清函立刻瞪了过去。

白禄立刻闭嘴。

“兰羡白那边的情况呢?”

“皇上昨日去了一次。”

白清函站了起来,他伸手摸了自己的背,吸了一口冷气,再向前走了几步。他完全没有方才苏嘉在时那般柔弱,方才白清函甚至还要抱着软枕头才能坐起来。

白清函活动了下筋骨,关节处传来“咔咔”的声音,“坐久了骨头都软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兰羡白那个家伙,真是的……怎么还杵在这,去外面站着。”

白禄委委屈屈地走了。

“一字眉”的风靡对苏嘉来说实属意外,而这个意外在上骑射课看到小严将军的脸完美结束。

小严将军顶着“一字眉”,看起来比礼部尚书的嫡女还要英气,站在地上就跟一座魁梧的小山一样。

“皇上,您瞧微臣这眉毛如何?”

“朕还是觉得任何东西都是自然的最好,爱卿觉得呢?”苏嘉憋笑。

小严将军听到这话,有些不明所以地抓了抓头发,“啊?”

苏嘉无奈笑,“不好看。”

“……”小严将军玻璃心碎了一地。

旁边的宫人都低下头偷笑,皇上也太直白了,都不给小严将军一个阶梯下。

小严将军又抓了抓头发,然后道:“那……微臣回去洗了,那个,皇上,家父是不是又给您递折子说微臣的婚事,那什么,还拜托皇上帮微臣再挡挡。”

她压根就没想成婚,婚姻对于她来说太恐怖了,和一个从未见面的人成为夫妻,只因为门当户对,八字和,然后接下来的余生里,都要跟这个人朝夕相处。若是喜欢倒还好,若不喜欢,那只是天生怨偶。她觉得找一个人过一辈子,还不如自己过一辈子,这天南地北天高地广的,多潇洒自在。哎,只可惜她有一个操碎了心的母亲。

苏嘉扯了扯缰绳,“放心,朕不喜欢给人当月老红娘,你暂时先安下心吧。”

小严将军喜笑颜开,“那微臣就在这里谢谢皇上了,保证以后不再嘲笑皇上的骑术和箭术。”

苏嘉忍住想踢对方的冲动,“滚。”

夜幕降临,天色如墨,各宫各殿都点亮了灯火,遥遥看去宛如一条延绵不断的彩带,那彩带在夜色里散发着莹莹之光。

苏嘉进了临仙宫,他特意叫人不要通报,走近了,就听到内殿兰烛劝兰羡白的声音。

“娘娘,您喝药吧,这药都要冷了。”

兰羡白的声音极轻,也透着冷淡,“我不想喝药,拿下去吧。”

“娘娘!这……药不喝,病不会好的。”兰烛的声音里似乎都带上了哭腔。

苏嘉听到这里,特意放重了脚步声,果然,一下子里面就安静了下来。

苏嘉笑容灿烂地走进去,一点都不想是来探病的,“爱妃,朕来陪你用膳了。”

兰羡白眉尖微蹙,然后就看到苏嘉叫人把吃食端到内殿。苏嘉着着寻常便服,乐呵呵地坐在桌子边,还把兰烛喊了过去,“兰烛,你过来伺候朕用膳。”

兰羡白坐在塌上,看着苏嘉在自己面前大快朵颐的样子,第一次有些不太明白对方的意图。食物的清香一下子弥漫在整个内殿,用膳的人吃得十分开心,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看起来有点像……一只小松鼠,让人瞧见也十分有食欲。兰羡白顿了下,似乎明白苏嘉此举的意思。

他垂下眼,这种手段也未免太过幼稚……

苏嘉吃饱喝足,就让人把东西撤了下去,走到塌边坐了下去,眼睛亮亮地看着兰羡白,“爱妃。”他眼睛转到放在旁边的药碗。

若是按照他写的和看过小说,妹子赌气不肯吃药,那么身为男主角定要以口喂药,妹子一般先是反抗,然后嘤咛一声就软倒在男主怀里,而这个时候男主就要抓着妹子的肩膀,言辞恳切,眼里情绪万分复杂,最好又心疼又生气的——

“你可以折磨我的心,但你不要折磨你自己身体。”

但如果是兄弟不肯吃药,那么……

“兰烛,把药端下去热一热,等你家主子要喝了,再端上来。”

若是兄弟不肯吃药,那千万别瞎惯着,实在不听话就打一架吧。

苏嘉吩咐完这个,又叫人拿了他昨日没看完的书。他坐在兰羡白的床边,老神在在地接着昨日没看完的地方继续看,似乎丝毫没有接收到兰羡白投过来的目光。

兰羡白看苏嘉这样子,抿了抿唇,干脆躺了下去。

苏嘉也不说话,坐在旁边看书,看到差不多的时候,对兰羡白说句话就摆驾回宫了。他一连多日这样,在第四日的时候,兰羡白终于有了些破功。

“皇上,你若喜欢这些书,臣妾让人送到你宫里去。”

苏嘉摇头,“朕宫里也有,只是……”他抬头瞧了兰羡白一眼,“只是朕见爱妃日益憔悴,心里苦闷,也许朕以后就看不到爱妃的音容笑貌了,现在能多陪陪,也是好事。”

苏嘉说到这长叹一口气,起身往外走,“伊人易逝,红颜易老啊。”

兰羡白听出苏嘉话里的意思,破天荒被气住了,待苏嘉走后,立刻叫兰烛端药过来。

兰烛一听,立刻喜上眉梢,看着兰羡白喝下药,“还是皇上有办法。”此话一出,就被瞪了一眼。

兰羡白把空碗递给兰烛,“昨日还在说皇上不好的人可是你。”

兰烛笑,眼神游离,“奴才愚笨,奴才多嘴。”他顿了顿,“不过奴才觉得皇上对娘娘是真的好。”

兰羡白看他一眼,眼神清冷,“你又知道了?整天说些这些,出去吧。”

“欸,娘娘,奴才瞧皇上对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像对娘娘一样上心,。奴才觉得,娘娘就忘了那位吧。”兰烛说这话时,小心翼翼,因为那位实在是他家主子的死穴。

兰羡白却比兰烛要想象得平静许多,“你若是我,却不一定这样想。兰烛,下去吧。”

兰烛不敢多说,低头退了出去。

苏嘉沐浴正泡得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系统提醒。

“恭喜宿主,攻略对象兰羡白好感值波动,经准确统计,好感值加百分之一,现在好感值为负百分之二十九。”

“恭喜宿主,攻略对象苏若琼好感值波动,经准确统计,好感值减百分之十,现在好感值为负百分之五十。警告,攻略对象苏若琼现在危险度为百分之九十,请尽快解除危机。”

“警告,有杀气!”

苏嘉立刻扯了旁边的衣服,往自己身上一披,第一时间先护住自己的秘密。

“警告,杀气正在逼近!”

苏嘉脚步慌乱地从浴池里爬出来,扯着嗓子喊小统。

“警告,杀气出现在可见范围之内!”

“温馨提示,请宿主尽力保全小命,我们为您开的外挂系统君由于特殊原因,将在半刻钟之后出现,祝您生活愉快,希望在半刻钟之后还能看到宿主的笑脸。”

苏嘉,“……”

你给宝宝再说一遍!宝宝不打死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