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科幻小说 >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 第10章 第十章
清脆的读书声从镂空花窗的缝隙中透了出去,外面玉树琼花,蓬松的雪花覆盖四野,已经接近冬末,但尚未见一丝春光。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

一个红装“少女”对门而坐,围领上雪白的绒毛把那张脸衬托得越发精致小巧,屋里光线十分光明澄亮,却似乎还抵不过“少女”的肌肤,光线落在“她”的肌肤上,似乎那张小脸都会发光一样。“少女”袖口处也有着厚厚的绒毛,是为了御寒的。袖口处的绒毛是藏青色,从袖口处探出来的手嫩生生,捏着书似乎都让人怀疑书纸的粗糙会伤到“她”的手……

这个读书的“少女”自然是苏嘉。

苏嘉对着书念,却发现念的内容十分熟悉,他又看了下书的封面——《大学》两个字行云流水、力透纸背。

大学?

苏嘉顿了下,这不是曾子写的《大学》嘛,怎么这里也有?他翻了翻书本,就被眼尖的孟思睿发现了。

“皇上,怎么了?”

“太师,这本书的作者是谁?”

孟思睿沉吟道,“前朝的一位名家,那位名家才行出众,留下不少著作,但英年早逝,实为人生一大遗憾。”

这他穿越了,这中华文化居然也跟着穿越了。苏嘉突然停了下来,这个世界有他这个外来者,也有小统,然而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吗?

他写了那么多小说,有时候也会看看别的流派的小说,男频呆久了总想去女频溜达溜达,据说女频是十分流行穿越到游戏里,有时候还不止一个背景的游戏,现在的他也很像呆在游戏里,刷着npc的好感……

“啪!”

一根棍子突然落到苏嘉的手旁边,突如其来的巨响声让苏嘉抖了下。他抬头,就对上板着脸的孟思睿。孟思睿就像一个教导主任,随时随地都盯着苏嘉的一言一行,他每天都要收到来自对方的折子,里面都是指责他哪里没做好,当面则更不客气,坐姿站姿写字的姿势都有要求,走路更是,她虽然不会直接罚打苏嘉,但眼神犀利中带着冷意,足以让苏嘉老实听话了。苏嘉认为自己一向尊老爱幼。

“太师……”苏嘉笑了下,立刻把眼神转到书本上。

“皇上,读书的时候切记不可走神,方才也读了许多遍了,皇上来讲一下意思吧。”孟思睿从苏嘉手里抽出那本书,“顺带背一遍。”

文科生出身的苏嘉并没有太大问题,孟思睿听完点点头就让过了,然后开始讲接下来的课。

孟思睿走后,苏嘉立刻伸了个懒腰。小统从门外走进来,对苏嘉说:“皇上,今日去哪里用膳?”

虽然苏嘉让小统直接叫他名字,但是小统说被人听见,便大部分时间都是叫他皇上,还说这样能让苏嘉更快地进入这个角色,让他真正认为自己是一国之君。

“用膳?在自己宫里就好。”苏嘉靠在椅背上,“上了一天的课,浑身骨头疼,外面雪那么厚,省得走了。”

小统说:“不过兰贵妃和白贵人的病都还没好,皇上不去看看?”

自冬猎结束已有五天,白清函在自己宫里养病,而兰羡白风寒迟迟不好,也一直缠绵病塌。

苏嘉犹豫了下,白清函他昨日才去过,听太医说并无大碍,还说白清函身子骨比一般男子要硬朗,好得也快些。听到这话的白清函却一点不开心,直对苏嘉说:“皇上,臣妾实在弱不经衣,并不硬朗。”

苏嘉干笑,然后努力把自己的衣袖从对方的手里扯了出来,“爱妃纤弱,朕自是知道,那朕再叫人送点补品过来,那千年雪莲、人参都多弄几支来。”

太医立刻道:“皇上,这些都是大补之品,白贵人的身体并不需要这些,若补过头反而会增重病情。”

“那去看兰贵妃吧。”

兰羡白靠坐在床上,一身青衣,面容少有的憔悴,他时不时轻咳一声,咳嗽声虽低,却隐隐有伤肺的踪迹。兰烛站在床边,忧心忡忡,苦声道:“娘娘,让奴才把窗户关上吧,这天寒地冻的,您本来就染上风寒,再受了风可如何是好。”

兰羡白轻轻摇头,“不用,若是关上了,我只会觉得闷。”

那夜被困后山,不知何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自己也睡在自己的营帐里。兰烛见他醒来,行为举止一如以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他醒来第一件事是打听了小皇帝的情况,待听到那个小皇帝一切都好时,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只是不知道小皇帝是怎么做到让他们回来而不惊动人的。

如今回宫已有五日,兰羡白想到这里,“兰烛,家中可有来书信?”

“未曾。”

兰羡白点点头,刚准备说些什么,听到外头有人禀告——“皇上驾到!皇上驾到!”

苏嘉一走进来,却立刻觉得这屋子里的温度似乎没有比外面高,巡视一周,立刻找到了源头。

“这窗户怎么不关?”他看了眼强行要下来行礼的兰羡白,摆了摆手,“不用下来了,你病还没好,兰烛也起来吧。”

兰烛本来跪在地上,一手还准备扶自己主子,听到这话手就一哆嗦。

皇上居然知道他的名字,天!

兰羡白看了兰烛一眼,缓声道:“谢皇上。”他反手掐住了兰烛的手。

兰烛对上兰羡白的眼神,立刻低下了头。

苏嘉抱着汤婆子,打扮得就金童玉女一样,走近兰羡白的床边,丝毫不顾及地在床边坐下。

“爱妃病可有好些?”又对一旁的兰烛道,“你去把窗户关上吧,贵妃时有任性,但你倒不可惯着他。”

兰烛脸一下子红了,低声应了立刻走开去关窗。

苏嘉打量了下兰羡白,发现对方脸色苍白,嘴唇泛乌,双颊异常红润,再看了看对方的衣服,比起穿得厚实的他,真算得上单薄。

兰羡白微偏开了头,“皇上还是别离臣妾那么近,当心感染风寒。”

苏嘉一把拽住兰羡白的手,冰冷的触感让他毫不犹豫把手里的汤婆子塞了过去,“朕瞧你倒是不准备治好这风寒了,又开窗又穿那么少,你这是怎么了?”

小姑娘家也没这么作的,这兰羡白这是怎么了?

“无事。”兰羡白只是这样说。

苏嘉偏头看了看他,“朕今日来是想找爱妃一起用膳,不过爱妃现在的样子恐怕……”

“臣妾并无胃口。”

苏嘉点头,“那朕就一个人用膳好了。”

于是苏嘉就特别自在地一个人享用了兰羡白宫里的小厨房的手艺,吃的时候还十分开心。

兰烛奉兰羡白令伺候苏嘉用膳,他先是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小统,便立刻挤身上前,“皇上,奴才伺候您用膳吧。”

苏嘉愣了下,“不用,你跟他们一样站着就行。”他吃饭不习惯别人伺候。

兰烛闻言,面容闪过一丝尴尬地退了回去。

苏嘉吃完,看了眼小统,接收到暗示之后立刻把兰烛唤到身边,先是温柔一笑,再问:“你家主子怎么了?似乎心情不好。”

兰烛立刻跪了下去,“奴才……并不清楚。”

哦,那么就是知道的。

苏嘉没说话,只是用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那清脆的声音落在兰烛耳中,却成了吓人的声音。兰烛忍不住屏住呼吸,本以为一向温和的皇上会放过自己,却未想到对方不言不语,比直接责罚更加恐怖。

“哒……哒……”手指落在桌面的声音,兰烛听着这声音,腿都要软了,“皇上……奴才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噢,那最近贵妃可有见过什么人?收过什么信?或者说过比较特殊的话?”皇上的语气里虽带笑意,却不如往常,这笑不像是笑。

兰烛绞尽脑汁,思前想后,“娘娘就冬猎第二日情绪低弱,尤其在回京的途中。”

苏嘉勾唇一笑,伸手去扶兰烛,“起来吧,地上寒。”他说完,便起身往兰羡白寝殿走去,见到兰羡白,抿唇微微一笑,“爱妃,朕给你念段书打发时间可好?”

苏嘉特意研究过如何站最能展现他的英姿飒爽,如果散发自己的王霸之气,让兰羡白早早意识到他的不凡,就能让对方早日成为他的小弟。不过,苏嘉这种想法立刻被打破,原因是兰羡白十分冷漠地拒绝了他。

“不用。”

“……哦”

苏嘉最后拿了本书坐在兰羡白床边看,他看得认真,但睡在床上的人却不一定。

兰羡白面朝里侧躺着,听到身后细微的翻书声,本来闭着的眼睛又睁开了。

“皇上。”

苏嘉欸了一声,手指翻了一页书,头也不抬,“朕说了,朕要等你睡着再走。”

兰羡白觉得有点头疼,十分无奈,“可是皇上翻书的声音吵到臣妾了。”

苏嘉手僵了下,扭头看了兰羡白一眼,“真的?”

兰羡白轻嗯了一声。

苏嘉面上红了红,从床边站了起来,“那朕今日就先走了,明日再来。”

“白贵人比臣妾伤势重,皇上应该去白贵人那。”兰羡白声音不冷不热,听不出情绪。

苏嘉琢磨了下,最后丢下了一句——

“不要吃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