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科幻小说 >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 第6章 第六章
白雪皑皑,遥遥望去,如白霜铺地。红纸灯笼被寒风吹得摇晃,在地上的影子也变得摇摇晃晃。

兰羡白靠窗坐着,脑子里却思索起方才晚膳时,那个皇帝跟自己说的话。

“爱妃好手艺,不知爱妃能不能教一教朕?”年少的皇帝面上依旧带有几分稚气,一身骑装看起来倒是有几分英姿飒爽。

被自己拒绝之后有些吃惊,也有些尴尬,然后就走了。走之前还对他笑了笑。

“不用送了,外面冷。”皇帝说完之后就率先走进了风雪中,宫人连忙追了上去。

“皇上,当心受了风寒。”

“娘娘,皇上好像看上去有点伤心啊。”兰烛站在自己身后说了一句话。

兰羡白望了下外面的风雪,今日的风雪似乎又大了些。

冬猎那日。

跟随苏嘉一起出行的嫔妃一共有十二位,白清函和兰羡白自然在其中。朝中大臣皆带上家眷一同前往。

皇家队伍行驶了小半天,终于停下来休息片刻。

苏嘉由小统扶着下了车,刚下车,就被一阵香风给围住了。他有些吃惊地看了面前的白清函一眼,这家伙的马车离他这里挺远的,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参见皇上。”白清函行了个礼,就立刻说:“皇上,臣妾那个马车坐着实在难受,能不能……”

“不能。”

白清函,“……”

苏嘉轻咳一声,自己真要怕了这位主,“想换马车?”

白清函眨了下眼,点点头。

苏嘉转头对小统说:“去安排下,看哪位嫔妃愿意跟白贵人一起坐。”

白清函后来坐上了兰羡白的马车。

他冷眼看了正在看书的兰羡白一眼,有些阴阳怪气地说:“兰贵妃若是那么爱看书,何必跟着出来?”

兰羡白翻过一面,对于白清函的挑衅,一个字都没回应。

白清函不顾形象翻了个白眼,就转身把车窗打开,跟这个死人脸坐在一起,他都要呼吸不过来了。

哼!

冬猎的营地到了之后,因为已经有先行部队过来扎营了,苏嘉过来的时候直接就可以进营帐里休息,冬猎要下午未时开始。

苏嘉换好衣服,便对小统说:“你准备好了吗?”

小统点下头,“下午我称病,你放心,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苏嘉点点头,“那么就等着我们亮瞎他们的眼吧。”

未时,空旷的雪地里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

“呜——”

随着号角声的响起,无数明黄色的旗帜出现,犹如云层一般浮动,又犹如奔涌而来的巨浪,气势磅礴。

随之则是马蹄声。

那马蹄由远而近,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的印子。雪花扬起,驾马之人犹如弑敌的将军,带着风雪归来。

白清函抱着汤婆子站在前方,看到从侧方过来的队伍,眼睛就是一亮。

为首的人身形虽然有几分纤细,但看起来绝对不瘦弱。骑在马上的身姿飘逸,衣袂飞舞,犹如一团火云烧了过来。

白清函手都捏紧了,尤其在看到那人反手抽出箭,对着几乎看不清的箭靶——

“咻——”

箭射出去的时候,全场寂静。

过了一会,负责靶子的士兵跑了过来,手里高举靶子,欢呼道:“天佑大周!天佑大周!”然后无数人开始附和。

“天佑大周!天佑大周!”

苏嘉忍笑看了眼钉在靶子上的小统,拉过疆绳,转过身,扬声道:“众位爱卿,冬猎就此开始。两日总共打猎最多者将获得朕射中的靶子。”

射箭苏嘉是肯定射不中了,但是他有外挂啊。小统变成箭呆在箭筒里的时候,一直在念叨。

“待会温柔点。”

临射时,小统还叫了一声,“我发现我恐高。”

“晚了。”苏嘉轻勾唇角,“走吧,系统君。”

“擦擦擦!”

还好小统的声音其他人都听不见。

苏若琼面色不愉,尤其在看到那个靶子的时候。苏嘉此次射的距离比以往的冬猎都要远。

她驾马欲走,却对上了一个人的视线。

那双眼睛里的情绪十分复杂,苏若琼只瞧了一眼就转开了脸。

兰羡白见自己在乎的人连眼神都不愿意给一个,嘴里发苦,半转过身,“兰烛,我们回营吧。”

“可是娘娘,你往年最喜欢冬猎了。”兰烛说。

冬猎是允许男子狩猎的。

“已经不喜欢了。”兰羡白垂下眼。

白清函正好从他身边走过,看到兰羡白哼了一声,就叠声叫着皇上追了过去。

苏嘉看到白清函的时候,略有些惊讶,“爱妃不去打猎吗?”

白清函眼睛亮亮的,“皇上,臣妾想跟你一起。”

“一起?”苏嘉说完,就看到有宫人拉了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过来。

白清函仿佛十分习惯骑马,把手里的汤婆子往宫人手里一塞,就翻身上马。

“皇上,你不介意臣妾同你一道吧?”

苏嘉应允了,转眼却看到了兰羡白,兰羡白眼神正看着这边。他微挑眉,一扯疆绳策马离去。

白清函的马微落后苏嘉,他偏头看了苏嘉一眼,“皇上,你刚刚射箭太厉害了。”

苏嘉想到现在可能还在靶子上的小统,立刻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苏嘉笑得太开心,连旁边树上的雪都被笑得震了个星沫下来。

白清函见自己拍马屁拍到好处,十分得意,“皇上,你今天想猎什么猛兽?”

猛兽?不好意思,他其实只准备拿着弓箭走个过场。

苏嘉摸了摸鼻尖,“天下万物,皆是有灵,朕今日只打算随意走走。”

白清函又拍马屁:“皇上真宅心仁厚。”

苏嘉与白清函身边围了一群侍卫,但在黑熊出来的时候,也是慌了,不过训练有素的她们迅速把苏嘉与白清函围成一个圈,开始对黑熊射击。

苏嘉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熊,确切说他只见过熊猫,所以他完全傻住了,这个时候小统也没在。

苏嘉没反应过来之际,背后突然贴上一具身体。一只手从他腰间穿过,抓住疆绳。

“皇上,别怕。”耳边是白清函的声音。

皇上遇险的消息传回来,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

兰羡白听到消息,立刻看向兰烛,“皇上可有受伤?”

“皇上没有受伤,不过同皇上的白贵人却受了重伤,据说是保护皇上受的伤。”兰烛禀告。

兰羡白想了想,“去看看,人在哪?”

兰羡白进了苏嘉的帐子,就听到白清函的声音。

“疼……皇上,你要陪着我。”

白清函泪眼汪汪地看着苏嘉。

苏嘉一只手被对方握着,脸上的担忧表情十分明显,“太医,他的伤?”

“不会有性命之忧,不过可能会留疤。”

白清函的背几乎是血肉模糊,看伤口似乎是被熊掌抓过。

白清函听到这话,立刻就流了两行清泪,这倒是把苏嘉吓了一跳,他随意伸手把白清函的眼泪一抹,“男儿有泪不轻弹,哭什么?”

白清函委屈,“会留疤。”

“留疤怎么了?”

白清函脸微微红起来,抓着苏嘉的手更加用力,“那皇上不会嫌弃臣妾身上的疤吗?”

苏嘉回答很快,“不嫌弃。”

长他身上,自己为什么要嫌弃?

白清函脸更红了,余光突然看到兰羡白,嘟嘴,声音软绵绵的,“臣妾觉得好闷啊。”

苏嘉立刻说:“帮不上忙的全部出去,别堵在这里。”

兰羡白抿唇,转身走了出去。一出去,又遇见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羡白。”那人轻声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