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科幻小说 >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 第5章 第五章
翌日,百官群臣发现今日皇上早朝来得比往日晚一些。

苏若琼却发现了一些端倪。她盯着苏嘉走路的样子,发现他右脚似乎有点问题。

苏嘉坐到龙椅上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他抚了下衣摆,“爱卿有何事要奏?”

群臣先是安静了一会,然后一个瘦高个中年女子走了出来。

“臣有事奏。”

“噢,右相有何事要奏?”右相白宛玉也就是白清函的母亲。

“皇上登基三月,可后宫人数清减。江山社稷最重要的还是后续有人,微臣认为应该在来年开春时,举行大选,为皇上后宫添选佳人。”

右相白宛玉话一说完,又有个臣子站出来,“臣附议,臣等认为此次大选应该比往年都要隆重,让各里各乡都要送上适龄的男子,朝中大臣家有儿郎的更应作为表率。”

左相魏薇皱了下眉,也走了出来。

“臣认为不妥,此下我国外忧内患,内有天灾,西北雪灾,流民无数,外有大姜国来犯,战事吃紧。哪里都是要花银子的地方,而国库空虚,此时并不适合举行大选。”

右相白宛玉立刻反驳,“左相怕是没有听清,方才本官说的是等到来年开春。”

朝中文官大多以左右两相为首,而两相并不合,所以朝中文官也分成了两派。

苏嘉发现一个选妃的问题直接让群官开始舌灿莲花,口若悬河,甚至激动者,嘴皮子都说白了。

吵得十分厉害,让苏嘉不得不制止了。

“安静,这里不是市集。”

“臣等惶恐。”

苏嘉见都安静下来,才继续说:“大选一事暂且延后再议,有其他事奏吗?”

大选现在选也没用,选了也是又选一堆汉子进来,他后宫汉子已经够多了!

左相魏薇又站了出来,“臣有一事。”

“奏。”

午后。

苏嘉收到苏若琼的折子,愣神许久,扭头看向在为他研墨的小统,“她怎么突然要见我?难道是发现我的好了?”

“不得不提醒你,她对你的好感度完全没有变过。”小统说,“所以也许是打探情报的,你要小心面对。”

因为女子当政,所以朝服也是修腰的。不过朝中百官以苏若琼穿得最好看,她一身紫袍绣青鸟的朝服,腰带上挂了一个香囊和一枚玉佩,泼墨似的长发一半被淡灰色的玉冠束起来,剩下一半全部披在胸前。

略为冷淡的神情,以及信步游庭般的步伐直接把苏嘉那颗宅男心给惊艳到了。

完全的女王范啊。

苏嘉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苏若琼撩开衣袍跪下去的动作也是分外飘逸,一气呵成。她的动作仿佛不是在向上位者下跪,而是在向对手下战书。

苏嘉这傻子光沉溺在对方美好的动作里,“我女神好美!”“我女神好霸气!”这种话开始在大脑里刷屏。

“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还是苏若琼的声音把苏嘉的神拉回来。

苏嘉清清嗓子,“皇姐起来吧,今日来,所为何事?”

苏若琼起来之后,眼神就有几分不客气了,她首先看了下在御书房当值的宫人,意思十分明显。

苏嘉只好让所有宫人全部出去,小统退出去之前给了个眼神。

小统这回变成笔架上的毛笔了。

宫人一出去,苏若琼先是看了苏嘉一眼,才不紧不慢地说,“皇上昨日被人冲撞了?”她语气里带着审视。

苏嘉像是没有注意到苏若琼对他的冒犯,表情如常,“小事而已。”

“臣瞧着不像,皇上似乎身上有疾?”

苏嘉脸上的表情先是一僵,然后露出一个笑容,“皇姐为何有这样的想法?朕身体健朗。”

苏若琼却不准备那么简单放过苏嘉,“那皇上可否愿意走几步给臣看看?”

苏嘉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了,“好吧,朕的腿是有些不方便,太医说并无碍。”

“几日后就是冬猎,历来皇帝都是要射第一箭的,皇上能行?”苏若琼的话让苏嘉也终于开始意识到她此行的真正来意。

小统也迅速把冬猎的资料全部给了苏嘉。

冬猎是大周王朝的传统,有祈福来年丰收,天佑大周之意。而冬猎上最重要的一环莫归于皇帝在奔驰的俊马射中百丈远的靶子。大周建立以来,从来没有没射中的皇帝。射中的靶子也会作为奖品赐给在冬猎中收获猎物最多的人。

若是苏嘉腿不便,那么射箭一定成了问题,更别说他骑射课本来就不行。

“这事朕自有分寸,就不用皇姐担心了。”苏嘉说。

苏若琼这是给了他个选择题,要么选择在冬猎在群臣面前丢人,要么选择射箭之人换人。苏嘉不能把射箭的事交给其他人,尤其是苏若琼。一是不能破规律,二是他这个皇位本来就没有坐稳,让其他射箭不是更说明他这个皇帝无用。

苏若琼走之前还提议,让苏嘉把昨日冲撞圣体的人给杀了。

“女神果然讨厌我。”苏嘉眼含怨念,“不过也算提醒了我冬猎之事。”

小统也开始担心,“这第一箭还非射不可,可你骑射那么烂,上回射箭三十支箭没有一支在靶子上,冬猎可是要射在靶心的。”

靠技术肯定不行,那只能靠作弊了。

苏若琼走后,又来了一位。

苏嘉看到今天打扮地十分素的白清函,有些不可思议。往日这位主来,必须是大红大绿,五颜六色,争奇斗艳般地来。

“爱妃今日所为何事?”苏嘉本来叫人拦了,但白清函说有要事求见,这才把人放了进来。

白清函闻言就委委屈屈地靠过去,立刻被苏嘉的眼神给制止了。他的神情变得更委屈了。

“哪有比皇上凤体更重要的事?”

大周女子当政,最高统治者因而用凤代称。

苏嘉的衣服上也大多用凤凰修饰。

“朕并无不妥。”苏嘉笑了一声。

“可昨日……”白清函话没说话,苏嘉就打断了,“好了,昨日只是一场意外,你没其他事?”

白清函再愚钝,也知道苏嘉并不准备处置昨夜那个人,暗地翻了个白眼之后。

“臣妾还想问问皇上一件事。”

“说。”

“唔,那兰贵妃的滋味真有那么好?”

“噗……咳咳。”苏嘉拿过旁边的丝绸帮被喷了一脸水的白清函擦脸,“说什么呢,你……”

苏嘉憋了半天,再次明白这皇上还真不好当,谁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他瞧着大周王朝,一个男人就能折腾出一部长篇伦理剧。

“回去吧,若是无聊,就找点事做。”苏嘉开始轰人。

白清函抓着书桌角,“那皇上告诉臣妾,不告诉,臣妾就不走。”

他从小跟苏嘉一起长大,他才不怕,哪怕对方当了皇帝。果然他这样死皮赖脸,当今圣上立刻松口了,“没有,什么都没有。你走吧。”

白清函闻言立刻开心了,眉飞色舞起来,“那臣妾告辞了?”

“嗯。”

白清函走前,突然转身说了一事,“皇上,过几日就是冬猎,清函回去准备行装了哦。”

得寸进尺!

苏嘉默默地捏了捏手里的毛笔。算了,不跟这样的小娘炮太计较。

白清函没被呵斥,心里更开心了,回去一路,感觉都是飘着的。

白禄问:“娘娘你在高兴?”

白清函:“皇上让我陪他去冬猎,皇上真讨厌,一刻都离不开我,离宫两日也要带上我。”他轻哼一声,“皇上肯定不会带那个死人脸去的。”

夜幕降临,风雪渐大,几乎十步远的景色就已经看不清了。

兰烛看了下外面的雪,才把窗户给关上,“娘娘,今日皇上应该是不会来了。”

兰羡白把手里的棋子落在一处,声音冷淡,“你为何觉得我在等皇上?”

兰烛张了张口,最后跪了下去,“奴才该死,奴才多嘴。”

“以后要是还那么多嘴,就不用在我身边伺候了。”兰羡白把剩下的棋子全部丢到棋盒里,“准备沐浴吧。”

而苏嘉此时正躺在床上,一条腿搭在小统大腿上,狐疑地说:“你确定你能治好我的腿?”

小统把一块布巾塞了过去,“咬住吧。总要试试,就算射箭作弊,但马你还是要成功坐上去的。”

苏嘉说:“作为系统君,你就没有特殊能力?”

“有啊,马上展现给你看,快咬住。”

苏嘉半信半疑地咬住布巾,然后不到三秒,就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卧槽”声……

守在门外的两个小太监立刻瞪大了眼睛,对视一眼,皆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床上的苏嘉疼得满床滚,小统干笑地站在床边,“特殊能力也有失效的时候,你……我想我现在还是出去好了,你先别瞪我,冷静一下。”

苏嘉恨恨地把布巾丢到小统身上,昨夜若不是他不拦着,自己怎么会被人压倒,还弄伤了腿,就知道这个系统君只会坑人。

小统没多久又被喊了进来,苏嘉坐在床边,一脸严肃,“走,去临仙宫。”

“你腿?”

“没事,必须天天去,刷存在感。”苏嘉说,“古人云,对于敌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兰羡白沐浴一半,兰烛就匆匆跑进来,面带喜色地说:“娘娘,皇上来了。”

兰羡白的手一顿,随后眼里露出一分嫌恶,“若是他强要闯进这里,就休怪我了。”

兰烛眼神游离了几分,又退了出去。

兰羡白望了下清澈的水面,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脸。

“羡白,你放心,等我当上皇帝,立刻迎娶你当皇后。”那个女子信誓旦旦,可现在自己成了他人的兰贵妃,当初的誓言恐怕都被忘得干干净净了。

兰羡白这个澡洗得十分漫长,因为他等了许久,也没见到那个狗皇帝进来。他不禁有些暗自恼怒,穿衣从浴间走出去,就听到外面传来声音。

“起轿,走。”那是皇上仪仗队走的声音。

“恭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兰羡白第一次愣住了,那个人就这样走了?

第二日苏嘉来的时候,终于成功地见到了兰羡白。

“爱妃,看来朕这次来得巧,你没有在沐浴。不用跪了,起来吧,欸,这是在用膳吗?”

他从骑射场回来,连衣服都没换,一身修身骑装,头发编织成无数根小辫子,然后再用几根金带绑成一束马尾。

兰烛站在兰羡白身后,只往苏嘉身上看了一眼,立刻就脸红了。

兰羡白表情如常,依旧冷淡,“嗯。”

苏嘉今日从马上摔下来过,因此走路的时候,似乎更加明显了。

兰烛立刻发现了,惊呼了一声,“皇上,您的腿?”

“没事,今天不小心从马上掉下来了。”苏嘉也不客气,在兰羡白的对面坐了下来。

“皇上是为冬猎做准备吗?可是……”兰烛露出心疼的表情。

“兰烛,皇上的事哪由你过问,闭嘴。”兰羡白往后瞥了一眼。

苏嘉摆手,“无事,朕不喜欢人太拘束,兰烛这样挺好的。说到冬猎,按照惯例,后宫是有嫔妃跟着去的,以往都是皇后选些嫔妃去,不过朕的后宫以爱妃为首,所以朕想,这随从的嫔妃不如爱妃帮朕来选?”

“臣妾并无此能,皇上还是另寻他人吧。”兰羡白语气十分冷漠,冷漠到兰烛都默默地低下头。

苏嘉像是没有注意到一般,立刻说:“那好吧,不过爱妃要去吗?冬猎很热闹的。”苏若琼肯定会出现的,所以苏嘉毫不意外地看到兰羡白点头。

就怕兰羡白不去,去了,那么冬猎的时候,他就当棒打鸳鸯的棒槌了。

苏嘉笑,开始转移话题,“爱妃这里膳食看上去色香味俱全,朕还没用膳,不知道爱妃愿不愿意赏朕一顿饭。”

兰羡白看着对面人笑得傻乎乎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于是就答应了。不过待他看到苏嘉几乎一下子把桌上的菜吃完时,眼睛忍不住瞪大了。

苏嘉伸手捂了下嘴,脸上飘了两朵红云,“抱歉,朕太饿了,似乎一下子吃多了。”

兰烛和一些宫人全部低头忍笑。

兰羡白有些尴尬,“无事,皇上喜欢吃就好。”

苏嘉红云未褪,“朕怎么觉得爱妃这里的膳食格外美味,是何人所做?”

临仙宫这里是有小厨房的。

兰羡白用丝巾擦了擦嘴角,“今日是臣妾亲手做的。”

欸欸,妈的,犯规啊!居然还知道点亮厨艺技能勾搭他女神!

苏嘉想到自己只会煮方便面,立刻就说:“爱妃好手艺,不知爱妃能不能教一教朕?”

拥有一身好厨艺,早日迎娶白富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