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科幻小说 > 朕的后宫佳丽三千 > 第3章 第三章
即使当了皇上,依旧还是要读书。

苏嘉刚进御书房,就看到负责给他上课的太师已经到了。太师姓孟,字思睿,年近六十,是一位不苟言笑的女太师。

苏嘉一进去,孟思睿就对苏嘉行了一个跪拜礼。苏嘉立刻上前扶住了,“太师怎么还跟学生那么客气?朕不是说以后不用跪了吗?”

苏嘉看着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家对他跪来跪去,实在过意不去。可是孟思睿是位老古董,闻及苏嘉的话,就皱了眉,“皇上,礼不可废。若是我大周朝不讲礼仪,与那蛮夷之地又有何区别?”

苏嘉还想说什么,感觉自己的腰侧被人轻轻地撞了下。

好吧,他知道小统在提醒他了。苏嘉便松开手,由着孟思睿对他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再扶着她起来。

孟思睿起来之后,便开始上课了,她首先询问了苏嘉的功课。

“昨日给皇上布置的功课,完成得怎么样了?”

苏嘉立刻让小统把他抄写的作业拿出来,“太师,请看。”

孟思睿颔首接过,一接过来,一看,脸就黑下来了,“皇上昨日可是让奴才代写的?这字毫无章法,简直一塌糊涂!”

苏嘉真不想说这还是他挑灯夜读,抄地最好看的一遍。

“这是朕写的。”苏嘉说。

孟思睿瞪了苏嘉一眼,”皇上不必替奴才掩护,小统,你去把皇上往日写的拿过来。”

苏嘉看完之后,立刻瞪向旁边的小统,昨天他抄写的时候,还问了,“我只在小时候报过毛笔字兴趣班,会不会被太师发现端倪?”

小统当时拍了拍胸脯,“放心吧,万事有我。”

现在是几个意思?苏嘉左手拿着自己写的,右手拿着女帝苏嘉写的,顿时本来还挺自豪的心一下子碎地干干净净。

小统接收了苏嘉的怨念,低眉顺眼站在一旁,“太师有所不知,皇上右手受伤,昨日是用左手写的。”

孟思睿微蹙眉,“皇上手受伤了?叫了太医了吗?”

苏嘉干笑,“小事,只是稍微扭到了。现在时辰不晚了,还是继续上课吧。”

孟思睿虽然严苛,但是还是免去了苏嘉平日的功课,只是说明日要将今日学习的文章背诵一遍。她走之前,还特意提了一事,“皇上登基也有三个月了,这后宫还未传来任何消息,皇上是不满意那些嫔妃吗?”

大写的不满意!

虽然心里这样想,苏嘉表面上却是说:“并无,太师多虑了。”

孟思睿一走,小统立刻说:“看来你今日必须给去后宫了。”

“女帝苏嘉他是怎么做的?”苏嘉有些好奇。

小统眨巴眼,“他啊,一开始跟你一样十分抗拒,然后”

“然后弯了?”苏嘉表情有些奇怪。

“怎么会?他不喜欢男子,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了。”

“呸,我怎么会喜欢男子,我喜欢的都是些大胸妹子。”苏嘉立刻反驳。

小统表情有些微妙,却没有再讲下去,“女帝苏嘉他很少去后宫,偶尔去一次基本都是坐一会就走了,后来等群臣都开始议论后宫无子,皇上不喜男子的谣言甚至传到宫外的时候,他宠幸了一位嫔妃。”

苏嘉眼睛微微睁大,“他不是男的吗?怎么宠幸另外一个男的?”

“这就不得不讲到他宠幸的那位嫔妃了,那位嫔妃叫兰羡白。兰羡白虽然高居贵妃之位,但是对女帝苏嘉没有半分感情,比起漠视来说,更应该用敌视来形容。因为兰羡白喜欢的人是苏若琼,可是没想到周文帝钦点他入宫,所以说在他看来,女帝苏嘉拆散了他和苏若琼。”

苏嘉嘴巴张了张,“那还能宠幸啊?”

“兰羡白厌恶女帝苏嘉,女帝苏嘉也不愿意碰男子,所以女帝苏嘉跟兰羡白联手了,谎造了一场宠幸。”

“原来是这样。”苏嘉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我可以效仿了。”

小统摇摇头,“不过兰羡白是第一个发现女帝苏嘉真实身份的,而且苏若琼能杀了女帝苏嘉也有兰羡白的帮助,所以说,你要接近兰羡白,但是不应该像女帝苏嘉那样直白地跟他合作。兰羡白厌恶女帝苏嘉,那方面的知识也不肯学习,所以说你完全蒙混过关啊。”

苏嘉说:“蒙混过关?好吧,那我今晚先去见见那位兰贵妃,居然喜欢苏若琼,哼哼,不知道苏若琼已经被我看上了,我倒要见识下我的头号情敌。”

小统说:“皇上,你跟苏若琼属于血缘关系,不可描写cp。”

“我只是想升华下革命感情,你龌蹉。”

苏嘉想见兰羡白,这把兰羡白居住的临仙宫上下都给吓得够喘。

兰羡白的贴身太监兰烛急得不得了,他自幼就跟着兰羡白长大,兰羡白进宫之后他也跟着进宫了,自然知道自家主子的心意。皇上突然兴起过来,这莫非不是来宠幸自家主子的?

兰羡白端坐在靠窗的榻上,见兰烛团团转,火急火燎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兰烛你出去吧,对了,把爹爹给我的匕首放到我枕头底下。”

兰烛大惊,“娘娘,你这是要”

兰羡白清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你照做即可,其他勿说了。”

苏嘉过来的时候,临仙宫的宫侍在外面跪了一地,他下轿的时候脚步微顿,“这是做什么?雪天酷寒,怎么都跪在雪地里?”

兰烛一张脸几乎跟雪一样白,磕了几个头,才颤颤巍巍地说:“启禀皇上,贵妃娘娘生病了,不宜面君。”

苏嘉低笑一声,“病了?那朕更应该去见见。”

他说话抬腿就走,兰烛想到之前自己放在寝床上的匕首,浑身一哆嗦,若是主子弑君,那么兰府阖家上下都别想活了。他猛地咬了下舌尖,不顾其他,直接抱住了苏嘉的小腿,“皇上,贵妃娘娘面容憔悴,实在不宜见”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对上了一张脸。

雪白的风帽里那张脸宛若雪地红梅,眉眼精致如画,乌眉红唇,而右眉处则有一粒朱红色的小痣,简直能刺痛人眼。

这皇上怎么生得如此好看?

兰烛脸一下子红了,他原先认为敬王苏若琼是世间最好看的女子,现在

苏嘉并不知道兰烛在想什么,一把抓住兰烛的手,把人给拉了起来,“别跪了,这天冷,都去喝喝酒暖暖身子。放心,朕不会对你家娘娘做什么的。”他爽朗一笑,直接进了临仙宫。真是搞笑,一个汉子怕自己冒犯他,真是天大的笑话,他就要看看那个情敌长什么样。

兰烛呆立许久,直到旁边的小太监唤醒了他,“公公,你怎么了?”

兰烛猛地回神,脸上还有点微红,“无事。”他被苏嘉碰过的手颤得厉害。

皇上的手真暖和,还十分平易近人,竟然蹲下来,还拉他起来。他迷迷糊糊地想,完全把护主子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兰羡白听到外面的动静,便知道兰烛他们没有拦住人。他整理了下衣服,便跪了下去,待听到门被推开,他便恭恭敬敬地磕头,“臣妾参见皇上。”

“起吧。”一道略为低的声音响起。

兰羡白闻言便站了起来,“谢皇上。”

“抬起头来。”

兰羡白眼里闪过一丝阴鸷,但是很快就掩饰了下去。他慢慢抬起头,然后就对上了当今圣上的脸。

站在门口的人似乎并无进门之意,披风未取,风帽也依旧戴着。兰羡白只看清楚下半张脸。

苏嘉微仰头,静静审视着面前的人。

兰羡白似乎比他高多了,好像比苏若琼还要高小半个头,那么比自己大概高一个头。没关系,自己这个身体才十六岁,勤奋锻炼身体,还是会长高的。兰羡白都二十岁了吧,肯定不能长了。长相来说,兰羡白十分娘气,而且整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有人气。不过现在很多小姑娘都吃这一套。

苏嘉十分勉强地给情敌打了八十分,比起自己的九十九分还差远了。

苏嘉只给自己打了九十九分,剩下一分不打,是怕自己骄傲。

“听宫人说,爱妃生病了?”

兰羡白听到“爱妃”二字,便微微蹙眉。这狗皇帝果然是色|欲熏心,居然叫他爱妃,“臣妾的确略有不适。”

“哦,那爱妃好好休息,朕先走了。”苏嘉笑眯眯地说,被小统在后面捏了下,才添上了另外一句话,“朕明日再来。”

兰羡白,“”这狗皇帝到底打什么主意?

苏嘉要走,哗啦啦又跪了一地人,苏嘉走出去的时候又看到了兰烛。他在兰烛身边停了下,“好好照顾你家主子,以后都没必要跪在外面,跪里面就可以了。”

此刻,白清函居住的青湘宫也是闹翻了,“皇上从来没有主动去过嫔妃的宫里,怎么会去兰羡白那里?”他气得要死,在听到苏嘉只在那里一刻钟都没呆够的时候,又笑了出来,“哼,我就知道,皇上肯定不喜欢兰羡白那张死人脸,我平日都可以在皇上宫里呆够一刻钟呢。”

白清函的贴身太监白禄抽了抽嘴角,啥也没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