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46
想占便宜, 也不编造一个好一些的理由。

盛苓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在男人的狼爪伸过来之前, 反手挡住,“不玩了, 不好玩。”

还办公室play。

她并不想play他。

“还有半个小时下班。”沈里扫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我们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把昨天的报告给看了?”

沈里:“已经看完了。”

“是吗。”盛苓压根不相信,干脆往他办公椅上一坐,正儿八经地翻了翻面前的文件, “那我来问问你,F家上个季度的生产总额在哪个区间?”

她问得比较广面, 没让他报个具体数字。

沈里皮笑肉不笑:“小职员本事见长, 开始考核老板了,我要是答出来,有什么奖励吗。”

“这能奖励什么?”

“答出来的话,你坐在这张桌上, 然后任我拨弄, 如何?”

男人双眸定向她, 蕴含的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又透露着某种过度的自信。

盛苓没勇气和他打这个赌,“不行,我丢不起这个脸。”

她把跟前的文件一推,她才懒得管这些琐事。

“不考了吗?”沈里问道。

“不考了,不划算。”盛苓哼唧着走到门口。

一侧的沈里笑道:“慌什么, 我连你刚才的提问都没听。”

“不行,我才不会上当受骗呢。”

万一他要是答出来了呢。

盛苓平时没见他有多努力,更没有外界所说的废寝忘食地工作。

相比而言,挂在腰里的两颗肾比他本人忙得多……

“那好吧,我不强求你。”沈里拉过她的手,轻松往墙上一摁,将人按得服服帖帖,动弹不得,“亲一下好了。”

盛苓瞠目:“那你还想怎样。”

“想和你各种play。”

“我拒绝。”

沈里也不在意,反正以后有大把的时间,户口本栓在他那边,她还能逃到哪儿去。

下班时间到了。

门外难免有人路过,三三两两的,人并不是很多。

外面的人讨论中午吃什么,里面的人则津津有味地尝着唇瓣,似乎觉得还不过瘾,狼爪恣意妄为……

浑身不自在后,盛苓不禁喊道:“混蛋,你不是说只是亲亲吗……”

像只被惹急了的小野猫,她扑腾几番,脱离他的怀抱,锁好衣物,警惕地瞪着。

沈里颇有些无辜,“抱歉,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我要走了,别跟着我。”

炸毛的小野猫凶巴巴丢下一句,拧开门就走。

门口,她部门的人几乎到齐了。

一起围观。

一点都不漏地围观下来。

耳朵贴着墙,还能听见刚才小野猫的低吟嘤咛,听得男员工肌肉一紧。

盛苓先是闭了闭眼睛。

再接受自己被围观的事实。

以及,暴露身份的事实。

“苓姐……我们刚刚都听见了。”大家情绪高涨激动,兴奋问道,“你和沈总……”

话还没说完,门又打开一些。

惹急小野猫后的沈里面色从容,没有任何做坏事的紧张,心虚,反而斯文得彻底,修长的手指松了松领带,声音压低:“你们听见什么了?”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让众人呼吸一窒——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听见!!!”

一伙人,在大老板没看清面孔前,迅速开溜。

太可怕了叭。

见惯沈老板平时玉树临风的君子模样,突然假装斯文起来,让人接受不住,谁能把保证他下一句是不是“听见不该听的人,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吓得大家瑟瑟发抖。

抖干净恐惧后,八卦的心再次跳跃起来。

大老板和小职员。

听上去有点刺激。

除了刘全有和罗姐,其他人都是颇为惊讶,毕竟乍闻新鲜事,而且还在办公室里。

众人前脚刚走,盛苓后脚跟了上来。

一队人基本散得差不多,还有三三两两留下的,是经常结对的女同事,听见盛苓喊声后,她们停下脚步。

盛苓跑得上气不接下去,掐着腰身,使不上劲来,无力挣扎道:“你们别误会。”

“我们没误会。”几个女同事几乎异口同声。

盛苓眼里飘过无奈,她还能怎么办,就这样呗。

“苓姐,你和沈总结婚了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为什么没戴戒指?”八卦再次升起。

盛苓不知该怎么说。

她本意想再挣扎下,说不定还能挽留局面。

结果这群家伙,都已经默认了,还想知道更多的细节。

“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至于婚礼正在操办,戒指已经订了。”

不远处,从电梯口下来的男人优雅缓慢走来,不急不慌地回答完这些,当着其他路人的面,捞过盛苓的腰身,俊脸微笑败类得一批,“还有问题吗?”

不相干的众人,如同被扔了个炸弹似的,炸愣在原地。

一直没女朋友的沈老板突然宣布结婚。

传闻中洁身自好到女明星宽衣解带到他眼前晃悠也没能唤醒男人本能的沈老板结婚了!!!

“我有一个,问题。”盛苓不挣扎了,无力地举起爪子,“我想问你,什么时候订的戒指,我怎么不知道?”

“给你一个惊喜。”

“万一我要是不喜欢呢?”

“那就再订个你喜欢的。”

沈里很欠地笑了笑,似乎在说,反正老子有钱,多订几个没关系。

盛苓感觉自己的脸没处放了。

尤其是女同事,看她的眼神,好像要把她吃了。

毕竟,大家都是女职员,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大部分人心里是不平的。

有人看不惯那些窃窃私语,放大声音:“什么女职员啊,人家家里很有钱的,你没看到她开的什么车吗,就算是沈家都未必能预定的限量版。”

明明是向着盛苓说话。

但让她感觉更……无地自容。

算了,还是吃饭重要。

纸是包不住火的。

盛苓明白这个道理。

“别这样看着我。”上车后,沈里非常无辜地摊手,“并不是我暴露了我们的关系,是你叫得太大声。”

是她叫得太大声?

他要是什么都不做她会叫?

他要是老老实实的,她保证安静得什么屁事都没有。

盛苓忍住蓄势待发的恼火,深呼吸,心平气和得不正常:“待会出门左拐,青年路第三家有家宠物医院,我带你过去有点事。”

“什么事?”

“它家宠物阉割打八折。”

“……”

……………………

三个月后,秋末有一场全城最热闹的婚礼。

隐婚不成,直接曝光。

盛苓以为婚后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更会打扰她一成不变的生活,结果并没有,除了公司同事们的打趣,生活的其他方面还和以前一样。

婚纱,鲜花,戒指。

怡人的音乐和荡漾的香水,厅堂光线彩照,欢声笑语。

除了这些,盛苓对婚礼的印象便是。

累。

累死个人。

换衣服,换妆容,敬酒,说客气话,整个流程下来,盛苓感觉自己快要累趴了。

最后离开酒席,需要回门的时候,她瘫软在后座上,举起四个手指头,“我再也不想体会这种感觉了。”

沈里拖长音调:“嗯?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你想举办第二次都没机会。”

如果不是家里长辈的意愿,盛苓宁愿旅行结婚,省了那么多的麻烦。

双方家长愉快会面后,也非常愉快地决定好他们的婚期,酒店,甚至连宝宝的名字都帮他们想好了。

比他们自己还要操心。

本来说好要当伴娘的何木木因为怀孕,身材明显变胖,为了防止被人发现,还是默默地在酒桌上吃东西吧。

她怀孕的事,只有盛苓知道。

本想找机会打掉,但因为体质特殊,何木木害怕流产,日子拖一天是一天。

路上,沈里接到大外甥打来的越洋电话。

除了新婚祝福,沈小少爷旁敲侧击地询问他有没有婚礼视频。

“你想要婚礼视频做什么?”沈里直言不讳地问。

“我这不是单身久了,想找点小姐姐嘛……这边的洋妹入不了我的眼。”

作为新郎新娘,他们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空拍视频。

盛苓从同事的朋友圈里转发一个视频,让沈里给沈西则。

毕竟是大外甥,人不能来参加婚礼,视频还是可以看看的。

看完后,沈西则直接问:“何木木不是伴娘吗?”

沈里:“敢情你就想看她?”

沈西则立马否认:“不是,我就是好奇,舅妈和她的关系不是很好嘛。”

沈里看向盛苓,从她眼神里讨了个指示:“何木木身体不好,所以没参加。”

说完后,盛苓突然察觉到不对劲。

按理说,沈西则这样的性子,不可能明目张胆地询问,就算喜欢也不会说出口。

除非他发现了什么。

盛苓给何木木发了条微信,问她怀孕的事有没有告诉沈西则。

【没有。】那边回答果断。

但是,紧接着她又道:【就是前几天发了个孕妇不能喝酒的朋友圈……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很快删除了。】

盛苓:【那你干嘛发这种朋友圈?】

【我想喝酒嘛,一个人好寂寞的。】

她这样,盛苓也管不了那么多,听天由命了。

新婚夫妇准时回门。

孟连玉早早在家等候,车子停下来后,便走过去一边给盛苓披外套,一边抱怨:“设计师就应该设计一种可以秋冬穿的厚婚纱。”

“没事,妈,就一小会。”盛苓笑道,提着裙摆准备上楼。

沈里路过孟连玉的身旁,招呼一声:“妈。”

叫得自然上口,逗乐了孟连玉,在他耳边小声说:“她要是欺负你,记得跟妈说,一个电话妈就过去帮你。”

沈里还没答应,就被盛苓一只手拉了过去,他只能对着丈母娘做了个“OK”。

见过嫁走女儿后哭哭啼啼的父母。

孟连玉倒好,还笑眯眯地说她坏话。

因为待会还要回去,盛苓打算回家喝口水就行了,推开门,直接往厨房走去。

全然无视了客厅中央的中年男人。

不知是他存在感太低,还是盛苓故意忽视的。

今天是女儿的婚礼。

盛岸从美国赶回来。

他用三个月的时间,和安怡把婚离了,财产分割后,明显他是吃亏的一方,但离得非常果断,无视安怡的各种威胁。

两天前他推掉重要的会议,特意坐飞机赶来。

他的身份太尴尬。

他没资格在台上以父亲身份演讲。

还是在孟连玉建议下,他在家等候,希望能在今天,父女两能和好。

喝完水的盛苓看了看身高一米八多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像个傻大个的男人。

双方四目相对。

气氛僵持下,孟连玉给沈里使了个眼神,希望他叫盛岸“爸”,这样的话,盛苓也会跟着叫。

沈里左右衡量了下。

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不好意思,老婆最大。

只听老婆话。

看了许久,盛苓并没有让盛岸离开家门,而是从唇中挤出一句:“你这个领带……”

盛岸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领带,看向孟连玉,“没系好吗,还是不好看。”他生硬笑笑,“这是你妈买给我的,说是在你婚礼上穿,很合适。”

盛苓默然,又回头看了看自家老公。

还别说,这两人系同款领带的样子,挺像父子的。

注意到老婆大人的目光后,沈里也低头看了看。

领带是上回盛苓买的。

新郎服扣的是蝴蝶结,但敬酒服就改成领带了。

眼下,非常巧妙的,他和岳父大人撞领带了。

而挑选领带的盛苓和孟连玉,若无其事,谈着婚礼上的事情。

果然是母女,在挑选领带方面,意见统一有默契。

两男人脸色各有千秋变化。

而两个女人,则淡定,冷静,煞有介事地讨论起来。

“妈,你在哪买的领带,多少钱?”

“我是打折的时候买的,六折。”

“我天啊,那我岂不是上当了。”

沈里看向岳父大人:怎么办。

岳父大人摊手:怎么办,系着呗,你要是怕撞衫尴尬的话,就把领带取下来。

沈里:我怕老婆,还是您取吧?

盛岸:我也怕。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完结,番外以后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