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43
盛苓拿起购物袋, 发现里面的东西也有被动过的痕迹,抿了抿唇, 问道:“你确定吗?”

“确定。”

“可是窗户是关起来的。”

“漏风。”

“那你房子的质量不太好。”

“还行,明天让工人来修。”顿了顿, 沈里从屏幕上抬头,正儿八经补充道,“沈太太,咱们结婚了, 这也是你的房子。”

盛苓环手抱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不论从哪里看都不太对劲”的老公, 直觉告诉她, 她可能把他惹毛了。

但大脑告诉她,回忆过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她没做错一件事。

中午还好好的呢。

没想到沈老板吹牛的本事挺强,把孟连玉哄得合不拢嘴, 眼里完全没她这个女儿, 不仅不担心她嫁过去会不会受委屈。

孟连玉还告诉沈里, 如果盛苓欺负他的话, 一定要告诉当妈的,妈替你做主。

明明中午挺欢乐的,怎么下午就改性了呢。

他不说,她也没主动问。

解开浴衣脖子下方的两个纽扣,盛苓坐在他对座沙发上,手里捧着枸杞茶, 慢条斯理地玩手机,趿着拖鞋的双□□叠,随意搁在茶几上。

浴衣裹得相当随意,脚一抬,该露的小腿毫无保留显现出优美的弧度,白皙嫩滑,脚也小小的两个,十个脚趾头微微弯曲,偶尔动两下,如同女人在沉迷中,撑在男人腰外的双脚。

这算什么。

魅惑吗。

沈里只看了一眼,视线移开,颇有不屑。

在心里默念。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多大点事。

盛苓在刷微博,不知道刷到哪个沙雕网友的段子,笑得花枝乱颤,更没注意到,原本系了两个纽扣的浴衣,又松开一个。

只剩下一个了。

不知她是真的没注意到,还是故意的,毫无知觉,仿佛愈演愈烈,刚才的胳膊还有些遮挡,为了更方面地刷视频,索性靠在沙发上。

“你饿了吗。”沈里问道。

这是他从下午到现在,唯一还算正常的语气,盛苓愣了愣,“不饿,我刚刚和木木吃了火锅,还有饭后点心,奶茶,现在很撑。”

“我想吃馒头。”

“馒头?家里好像没有吧。”盛苓皱眉。

如果他说想吃面条米饭的话,她可以献一下厨艺,但是蒸馒头的功夫太复杂,这里还未必有酵母和蒸笼。

“算了。”沈里合上笔电,看也没看她,直接上楼。

盛苓继续窝在沙发上,左思右想,都觉得他说的吃馒头,具有另一层深意。



第二天。

盛苓早上五点起来,拿着菜谱走进厨房,按照上面的步骤,蒸了一锅小包子。

家里只有牛肉,猪肉,所以她做了两样肉包子,用的是孟连玉很久以前告诉她的配料,所以味道差不到哪里去。

她嘀咕这房子的能力。

那么大的厨房,怎么可能没有蒸笼。

除了蒸笼,还有烤箱,面包机,大大小小的厨具都有,包装基本没被拆过,还是崭新的。

盛苓从厨房,蓬头垢面地出来,外面的时钟指向八点,走到玄关处的男人正准备换鞋子。

“你昨天不是想吃馒头的吗?”盛苓喊住他,“我不会做馒头,只会做包子,你要不要吃一点。”

“不用。”

“我做了八个,你不吃的话,会浪费的。”

“那就扔掉。”

可能包子在他这样的人心里,并不是值钱的东西。

盛苓感觉自己疯了,好端端地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街上的包子馒头那么多,她随便买一点就行。

男人走后,她一个人在餐厅,吃了三个。

至于剩下的五个,如他所愿,扔掉好了。

不过,盛苓有些舍不得。

她第一次蒸的包子还蛮好吃,尤其是咖喱牛肉馅的,馅多皮薄,鲜美可口。

雇佣在别墅看门的保姆姗姗来迟,见新太太愁眉苦脸,满是为难的,问清缘由后,欣然帮她解决了问题。

“先生没有吃早饭吗?”保姆大妈问道。

盛苓点头,“我可能惹到他了。”

“先生的脾气很好的,不可能为一点小事闹脾气,太太不如和他深入交流交流。”

盛苓知道他脾气还算不错……

不然也不会雇佣一个不会做事,悠悠闲闲的保姆。

夫妻之间,还是多交流得好。

于是,盛苓中午的时候,给沈里打电话,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

他说他在忙。

盛苓只能和同事出去。

一天没见到他影子。

按照以前的频率,沈大老板再忙,也会来B部门探班。

下了晚班后,盛苓又给沈里打电话。

这一次,他没接。

挂电话的间隙,一个陌生号码插了进来。

“是我。”季非说道。

盛苓嗯了声,“有什么事吗?”

“待会有个同学聚会,你也一起来吧。”

“有吗,我怎么没听说。”

“有的,何木木也在。”

听说何木木也在,盛苓没多想,毕竟以前的同学聚会都是何木木通知她。

正愁找不到人吃饭,盛苓要了地址后准备过去,却见季非已经等候在公司楼下。

他穿着休闲风的卫衣和运动裤,比之前的西装革履,看起来更为亲近些。

“要不要坐的我车?”季非这一次换了个问法,“还是你自己开?”

“我自己开。”

季非没勉强,给她发了个定位,又不放心,自己开车跟在她的后头。

一家西式餐厅。

哪有同学聚会开在这里的。

盛苓疑惑了下,还是走进去,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找到了位置。

她看了眼何木木。

又看了看自己和季非。

这算哪门子同学聚会?

似乎看出她的意思,季非笑了笑,“怎么了,咱们三个人聚会也算同学聚会,来都来了,坐吧。”

何木木对上盛苓疑惑的目光,耸了耸肩,“他说请客吃饭,我就来咯,反正省我一顿晚饭钱。”

不得不说,季非撩妹还是有一手的。

他知道如果单独叫盛苓吃饭,她不可能答应。

所以弄了个“同学聚会”的名头,邀请她过来,她当场走掉的话,让何木木也不知所措。

盛苓坐在何木木身边的座位,摸了摸菜单,“你们要吃点什么?”

“你看着点就行。”

这家西餐厅菜品的价格不低,他们还算承担得起。

盛苓简单点了两样,没有让场面冷下来,问起季非辞职的事。

她想表达他辞职和她没太大关系。

但不知怎么,反而被季非误认为,她在心疼他,为他打抱不平。

“不是我吹牛,这种小气吧啦的老板,用不了五年,我就能超越他。”想起那天的事情,季非气鼓鼓的,“还想潜,规则女职员,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行。”

本来想说“那张脸”,发现对方比他好看不止一倍后,换了个更广义的词。

盛苓默然听着他骂嚷,骂完老板骂公司,骂完公司夸自己。

听得正乏味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何木木顺口一问:“你老公打来的?”

“嗯。”

盛苓打算长话短说,所以直接接听。

沈里:“不是要和我一起吃饭吗?人在哪。”

“我已经在吃了。”

“和谁?”

“何木木。”

坐在她们对面的季非听了几句后,隐约觉得电话那端的声音很耳熟,下意识地问:“盛苓,谁打来的?”

这一问,让电话沈里的那头听得清清楚胡,顿了顿,语气加重,“还有谁?”

“季非。”

“地址。”

盛苓眼睛飘飘忽忽落在服务生的围裙上,找到一行小字标注的餐厅名字,报了过去。

“我快吃完了。”她说,“你不用来找我。”

电话已经挂断。

何木木侧首,满是惊讶问道:“不会吧,你结婚后家教这么严格,这才出来多久,沈里就来找你?”

“还好吧……和家教没关系,我们最近有点矛盾。”

她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全然没发现季非脸上惊愕又尴尬的表情。

“你结婚了?”

盛苓点头:“我之前就说过啊。”

“和你们……老板?怎么会这样。”

“没有法律规定不能和自己老板结婚吧。”

如果有的话,辞职就好了啊。

“我还以为,还以为你被要挟了……”季非感觉自己头都大了,此时更是坐立不安,难道他还要坐在这里等人家老公来找吗,还不赶紧走人?

“我去下洗手间。”

季非匆匆忙忙丢下一句,连滚带爬地走了。

他假装去洗手间,但是半路返回,直接往餐厅门口走。

随着服务生的迎送,季非不偏不倚和人撞面。

好巧不巧的。

沈里面无表情地看着神色惊慌,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的季非,“跑什么。”

“沈总,我……”

季非感觉自己没必要这么客气,反正人都被开除了,他还顾虑那么多做什么,叫完后后悔了,态度也横了起来,眉目蹙起。

“你叫她来吃饭的?”沈里问道。

总有一些人,明明端正态度,轻描淡写的询问,却给人无形的压迫感,尤其是对于心底发虚佯装镇定的季非来说,他感觉自己说的五年超越这个男人的话有点吹牛皮。

换成十年好了。

“问你话呢。”沈里态度冷了下来。

一个冷声,让鼓起勇气的季非又缩成孙子,话说得极不利索,“同学,同学聚会。”

“三个人的同学聚会?”

“……是。”

季非头皮发麻,莫名其妙地,仿佛曾经上学的时候翻墙头去网吧,被班主任在门口逮得正着的挫败感。

他卑微垂首,确实表现出做错事的样子,看见男人的皮鞋从眼前移开,又听见沈里临走前丢下漫不经心的一句——

“下次叫上我。”

作者有话要说:季非:叫上他做什么?凑齐一桌麻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