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38
不负责任地讲, 女方在上可以降低怀孕的几率。

但这不是百分百的。

这个东西,全靠运气。

何木木把买彩票的运气, 全用到怀孕上。

一次中,两次包中。

“别哭了, 实在不行生下来,我帮你养。”顿了顿,盛苓补充,“我和沈里帮你养。”

毕竟是沈家的骨肉。

沈西则既然随母姓, 他的孩子,算是一个小继承人?

何木木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望着, “你和沈里?”

“对啊, 我和他已经合法结婚了,有权收养小孩子吧。”盛苓挑眉。

何木木敏锐严肃地发现一个问题,“你和他结婚的话,那我以后的孩子得叫你舅奶奶?”

盛苓沉吟:“你先叫声舅妈听听。”

“那岂不是把你叫老了。”

“那就叫小舅妈。”

何木木白眼一翻, 张牙舞爪, 都什么时候了还占便宜。

她这几天确实很倒霉。

和沈少爷睡就睡了, 为了报复, 沈少爷还把她的猫偷走了。

偷走就偷走,他还告诉她,猫被阉掉了,不然天天晚上嚎叫。

好吧,他既然这么狠,她也不能心慈手软, 把他孩子打掉后再告诉他……虽然他未必会很在意。

走了趟妇科,盛苓才知道怀孕初期并不那么矜贵,保持从前的状态就好,她把何木木送到银行,便回去工作了。

她开的这辆车,按照孟连玉的意思,暂时放在停车场。

刘全有和主管都不在,组员们闲来没事,唠唠嗑嗑。

盛苓进门后,一个小姐妹拉住她的胳膊,神秘兮兮:“哎——苓姐,说说呗。”

“说什么?”

“小非哥哥啊,你和他真的是校友吗?”

盛苓皮笑肉不笑,“算是吧,不过不熟,你问我还不如直接问他,他很乐意替美女解答问题。”

见她手中的车钥匙,小姐妹眼前一亮,顿时转移注意力:“苓姐,你什么时候买的车?”

“别人的,我顺手开到公司停车场。”盛苓回答简便,把钥匙放到包中,不想引人注意。

年轻的小丫头,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问这问那儿的,对车的好奇心还没消去,看见来人,忙收拾下自己的妆容。

“季设,你房子看得怎样,还满意不。”

“不满意的话,咱还有其他户型呢,随便你挑。”

“如果长期居住的话,学区房更划算,有升值空间,我帮你介绍介绍?”

妹子们热情得很。

季非也不客气,挨个挨个地交谈。

中央空调的好处就是,冷暖兼顾,对于大家的好处自然多,但对于买空调的人来说,怎么着都不划算。

季非一边看似正儿八经地应付妹子的介绍,一边打听职员们的情况,谁是已婚,谁是单身。

“你们都是单身吗?”季非笑问道,“不应该啊,长得这么漂亮,跟仙女似的。”

被夸的几个害羞地低下头。

“她呢?”季非指了指盛苓所在的方向,“和你们一样吗?”

“她啊。”提到这些,妹子们不太愉快,还是实诚回答,“也是单身,刚才看她拿了个玛莎拉蒂的车钥匙,我还以为是男朋友送的,结果不是,帮忙找个安全的停车位而已。”

“不是她的车?”

“肯定不是啊,我要是开那车,我才不来上班呢。”

季非点头附和,笑得意味深长。



傍晚下班后,刘全有通知大家说有个饭局。

算是他们给某大设计的接风宴。

“我就不去了吧。”盛苓直言不讳。

“可别啊,盛苓,人家把话说在前头,这几年都没回国,想找机会和老同学聚会。”刘全有挤眉弄眼,“一顿饭而已,你害羞什么?”

盛苓还是不愿意去。

但想到如果她不去的话,万一季非在饭桌上说起校园往事,给她造谣怎么办?

他不坏,但也不是善茬。

学生时代的种种,对她来说,是常在夜晚漂浮的梦,未必有多可怕,但就是驱不散,比幽灵还扰人。

盛苓出了公司大门,望着路边明暗交错的街景,神色恍惚。

一辆车停靠在路边。

季非走下来,不假思索:“我送你一程。”

她看着他的脸。

并没有多么憎恶。

上学的时候,有人为了故意整她,在她的保温杯里放了一只粉笔,如果不是季非提醒,盛苓当时就喝了下去。

也有人在课上得好好的时候,钻到桌底脱了她的鞋子。

比起小学时,男生恶作剧将口香糖粘在女生头上,盛苓所遭遇的,要恶俗得多。

“我一直很好奇,你以前被欺负的时候,为什么不哭呢?”路上,季非一边开车一边问,“如果你哭的话,也许那些人就住手了。”

娇娇软软的女孩子,哭着向老师告状,想必再有恶意的男生也会收敛吧。

“是他们先欺负的我,我为什么要哭。”盛苓没什么情绪地回,“不应该让他们哭吗?”

季非哑然了。

他其实也找不到那些人欺负她的原因。

长得漂亮?

性格乖戾?

多半的原因还是她不愿和同学相处,独自一人,很容易被孤立,女生拉帮结派后,就会讨厌这样一个不合群的人,而男生,欺负漂亮女生是为了引起注意。

比起班上把头发捣鼓成梨花卷,丸子头,双马尾的女同学,盛苓那不到三寸的头发,太惹眼了。

惹得他们注意到,这种垃圾发型下是精致漂亮的五官,尽管脸上写着请勿靠近,他们还是忍不住。

昏暗的车厢里,手机震动声响起。

沈里发来的定位。

他居然已经到机场了。

【提前回来,惊喜吗?】

盛苓看着这几个字,莫名其妙地咧开唇角笑了,回复道:【我要去吃饭,晚上见。】

到了目的地,盛苓谢过季非后,趁他停车的时候,自己先进去。

包厢在五楼,她没有留电梯给他。

她不想大家看见他们一块儿来的。

不过,门合上后,另一个电梯门开了,季非上电梯的时间和她相差不到十秒。

两人还是同时去了包厢。

不用盛苓刻意避开,季非身边的两个位置就被人占了。

两个单身妹子。

可见这个人的欢迎程度还是不低的。

盛苓埋头吃自己面前的菜式时,隔着几个座位的季非站了起来,表示要和大家一起喝酒。

“第一杯,就和盛苓先喝吧。”他从容不迫地陈述,举起了杯子。

盛苓没有动,握着筷子的手稍稍僵硬。

刘全有本来站起来想给季大设计师倒酒,但是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便匆匆忙忙地把酒瓶递给盛苓,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帮季先生倒下酒,我出去一趟。”

临走前不忘丢下一句:“可别怠慢了人家。”

还好走的只有刘全有一人,不然盛苓感觉这个人图谋不轨。

周围都是熟悉的同事,盛苓没有紧张,手心却捏了一把汗,几分恼意从瞳眸迸出。

季非似笑着,大概是想报复她刚才关上电梯门的行为,把酒杯递过去,“嗯?”

良久没有动静,旁边有人捅了下盛苓的胳膊。

帮忙倒杯酒而已,又不是要她杀人,难道这么清高吗?

人家可是沈老板请来的海归设计师,怎么连酒都没人倒?

同事们没说话,但表达的意思,无非是在催促她快一点,免得真的把人家给怠慢了。

“怎么了,不愿意倒酒吗?”季非笑问,“算了,我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

他让她的处境逐渐难堪。

盛苓深呼吸,拧开了瓶盖,举了起来。

“我来吧。”

暗哑低沉的男声从头顶上落下,一大片阴影递过来,遮住盛苓上方的光线,定睛一看,她不由得愣神。

他怎么来了。

后头还跟了个刘全有这个小胖尾巴。

这就很容易猜到,刘全有刚才接的电话是沈里打来的,问他酒店地址和包厢名字,刘全有刚说了个“花意竹情厅”,脑袋立马灵光起来,他应该出去接人,哪能让顶头上司自己寻找。

众目睽睽之下,沈里顺其自然地从盛苓手中接过酒瓶,然后给季非倒酒。

季非手抖了抖。

他和这人打过照面,虽说是被人“请”来的,但发工资的才是祖宗,他哪有那个胆量。

“沈总客气了。”季非连忙反手,“怎么能让你倒酒,还是我来吧。”

沈里没答话,像是没看见对方有意要收回的杯子,酒瓶口倾斜,里面的液体缓缓流出,不偏不倚溅落在季非的手上。

迫不得已,季非只能用杯子去接。

杯子刚送到瓶口,沈里又收了回去,薄唇噙着似有似无的笑,对在座的大家简单解释:“刚下飞机,听说这里有个局,便来蹭蹭饭,大家不用拘束。”

话是这么说,但底下的不少人都被他的到来,吓得碟中菜都翻了。

沈老板为了表现出亲和的一面,让服务生多配一个座位,理所当然地靠在盛苓的旁边。

至于那瓶被戏耍的白酒,端正放在转盘上,谁也不敢再动。

服务生端上一盆直径近一米的香辣小龙虾,冒起的热气腾腾,才让大家缓过神来,有了吃饭的味道。

这个季节,小龙虾和啤酒,绝配。

每人都分发了一副用来剥虾的手套,盛苓不太喜欢当众吃麻烦的菜肴,所以没动,就近吃着跟前的糖醋萝卜花。

倒是沈里,褪去外套,卷起袖子,手上戴着的手套和以往作风截然不同,一本正经地剥开了虾壳。

然后,虾肉放在盛苓碗中。

“谢,谢谢沈总。”盛苓心头一紧。

本以为他象征性剥几个就行,没想到手法快赶上那几个年轻妹子,但由于第一次剥,虾仁偶尔还沾有碎壳,不到五分钟,盛苓的碗中堆成一座小山。

天啊。

他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吗。

盛苓忍不住用脚踢了踢他,声音压低:“你再这样的话,我们关系会暴露的。”

哪有上司给下属剥虾的。

大家的目光都若有若无往他们这边瞟,等待他们惊天动地的秘密曝出。

沈里注意到这一点。

为了避免被人误会他和女下属的关系,不得不雨露均沾了。

沈里于是又剥了一个虾仁,扔到旁边刘全有的碗中,“吃吧。”

刘全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