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37
全办公室的人都看着他们。

看得季非对自己不由得产生深度的怀疑, 下意识低头看了眼。

拉链拉得非常工整。

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倩影擦肩而过。

盛苓穿的不过是普通的职业装, 不知是不是清瘦的缘故,两条腿又长又白, 明晃晃地映入男人的眼帘。

和记忆中穿着宽大校服的女孩截然不同。

长大了啊。

不过性子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不允许旁人靠近。

十分钟后,盛苓回来。

不想看见的人还在办公室。

挺意外这个人脸皮如此之厚,短暂的时间里已经和女职员们相谈甚欢了。

“盛苓。”季非的面容英俊而显白, 牙齿烤瓷似的白皙,他摸出车钥匙, “你们刘总让你带我看房子, 你不会忘了吧。”

车钥匙上面印着四个圈圈。

盛苓淡淡地嗯了声,没给大家多怀疑的机会,“那走吧。”

她要是直言不讳地拒绝,显得他们关系不一般, 这就如了他的意, 到哪儿都显得自己很受欢迎, 和女人打成一片。

他就算不是客户, 也算贵客,按理说盛苓可以替他开车。

她坐副驾驶的话,身份就颠倒了。

“我们去盛世嘉园。”盛苓主动伸手,“钥匙给我吧,你一个人生地不熟的设计,未必能找到。”

“这座城市是我的归属地, 怎么能说是人生地不熟呢。”季非略显好笑。

“你的归属地不是天堂吗?这里和你没关系。”

盛苓不冷不热丢下一句,从他手里拿了车钥匙,自己上了车。

她动作利落地系安全带,发动引擎,面色平静。

季非无法淡定了,有一种“不管过了多少年她永远都是你惹不起的爹”的挫败感,英眉一蹙,“你能听我解释吗?”

“往往能合理解释的事情,一句话就能概括,只有毫无底气,强词夺理的人才会请求解释的机会。”

“好吧,是我的错还不行吗?”

“十块钱。”

“啊?”

盛苓面无表情:“停车费。”

车子已经到了收费处。

盛世大厦的地下三层停车场,不止是内部员工,还有其他临时停车的人,没有卡的话,只能按小时计费。

有了移动支付,身上带现金的人少了,季非摸了很久才摸出三三两两的硬币,还有两个一角的,他没有去捡,一脚踩了上去。

等他把钱数好,准备递给她的时候,盛苓从包里摸出一张卡,“我给忘了,我有员工卡。”

季非:“……”

他可以肯定她在故意奚落他。

虽然面子上过不去,心底小小的暗喜,女人嘛,很小气的,为这种事计量肯定是因为对他有偏见,他可以理解为她在耍小女人脾气。

盛苓不知道自己专心开车的样子到别人眼里成了卖弄风情,也不知道季非现在所说的话是他现场编出来的。

“我知道你恨我,但我还是想给你一个解释。大家都以为我掉海里死了,没想到我三生有幸活了过来。我第一时间就想告诉你你,但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只能决定暂时放手,等我哪天功成名就再来找你。”

盛苓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可拉倒吧,别让她早上吃的小笼包给吐出来。

她和这个人本来就没太大的关系,他如果活着,向她表白后无缘无故消失,她就当没这个人存在。他如果死了,她可能会在将来某天想到这个人。

可他貌似认为她……在恨着他?

而且是痛彻心扉,难以自拔的恨?

“你现在有男朋友吗?”季非问到点子上。

“没有男朋友,有老公。”盛苓答,“我结婚了。”

他下意识去瞥她的手,葱白修长,指甲干净,无名指上光秃秃的,笑问:“结婚了不戴戒指?小苓,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这些年其实一点都没忘了我。”

盛苓沉默着。

如果不是今天见到他,她快忘记他长什么样了。

上回她和何木木谈到学生时代的事情,还把人家的名字说成“孟非”,导致何木木一脸懵。

手上没带戒指,让这位小老弟误认为她还是单身,不断撩拨,看房子的时候有意问她喜欢什么户型和家具。

他还说,想过一个有房有车,一儿一女的幸福生活。

无意中透露自己的年薪过百万。

盛苓机械性地介绍大概后,没心情和他纠缠下去,给了他资料图,让他自己做决定。

她接到何木木的电话。

漫不经心喂了声,那边却支支吾吾。

“怎么了?”盛苓加重语气。

“我怀孕了。”

短暂的四个字在盛苓大脑里消化着。

怀孕是件好事,但是何木木单身,未婚。

“我刚刚用试纸测出来的,两道杠,八成是坏了,苓苓我该怎么办。”

“直接去医院吧,试纸未必准确,你在家吗?”

“没有,我在大润发超市的厕所里。”

大润发离盛苓家很近。

盛苓让何木木可以先去她那里休息,头一次接触孕妇,她不知道如何处理,先暂时安置好,再去医院。

挂了电话,她直接对季非说家里有事。

“什么事,我送你过去吧。”季非诚恳地拿出自己的车钥匙。

时间匆忙,盛苓没有拒绝。

见她下车后往老单元楼跑去,车上的季非饶有兴致地勾起唇角。

他对自己颇为自信。

他不是曾经莽撞的穷小子,有自己的仕途,追求一个没什么家境,曾经还互相有好感的女人,不是一件难事。

回到家的盛苓看见孟连玉和何木木聊着天。

“你怎么回来了?”孟连玉意外地问。

盛苓看了眼何木木。

鬼知道何木木还有心情聊天?一点都不慌。

“我和木木出去有点事。”盛苓言简意赅,一把拉过何木木,挤眉弄眼,“怎么回事?你真怀了?”

“我刚才在你家卫生间又测了一次,一道杠,没怀。”何木木傻笑了声,“果然如同你所说的,验孕棒并不准确。”

“不准确你还相信你没怀?”

“……”

何木木摸了摸鼻子,感觉被绕进去了。

盛苓二话不说拉着她往外面走,直接去医院最稳妥。

“你们要出去吗?”孟连玉喊住她们,“鞋柜上有个车钥匙,苓苓你要不要开车?”

盛苓瞥了眼。

玛莎拉蒂。

盛岸之前送给她的。

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盛苓不难猜出盛岸趁她不在的时候找过孟连玉。

“车就在楼下,好多人反应挡路了,我们又没车库。”孟连玉说道,“你要不把车开到公司去,不然搁这里占地方。”

“我知道了。”

盛苓拿起钥匙下楼。

有个代步车,去医院也方便。

“这车是你爸送给你的啊,我还以为哪个大佬呢。”何木木激动万分,也顾不上自己的事,“你成小富婆了啊。”

盛苓懒得解释盛岸的事情,下楼,发现那辆车确实挺碍眼的。

挡路倒不至于,应该是邻里邻舍怕自己不小心蹭到车身才让她们把车移走。

她们一下来,季非径直走了过去,“小苓。”

“哟,这不是……”何木木率先开口,“那个谁,孟非?”

“……是季非。”他轻咳了声。

“哦——我给忘记了。”何木木拍了下脑袋,“你怎么没死啊?”

“……”

“你不会为了逃大家的份子钱,所以不想抛头露面吧?”何木木又问。

她隐约记得季非的家庭条件不太好。

不过现在看这身装扮,应该属于中产阶级。

季非被人赤果果地打量后,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冒出,他不太想理何木木,但还是装出绅士礼貌的样子,“你们要去哪儿,我送你们吧。”

“不用。”

“这天很热,出租车司机为了省钱,不给开空调,而且这个时候你们未必能打得到车。”

“真的不用,谢谢了。”

盛苓礼貌回绝后,和何木木走向跑车前,耀眼的叉型车标折射出闪光。

车门自动打开,两人分别坐了进去。

季非:“……”

第一次开跑车,盛苓不太熟练,车子慢慢地行驶,何木木透过车窗,向季非招手,“有空一定要来参加同学聚会啊,免得大家每次谈到你都不敢去海边。”

车身漂亮大气,光下呈现出粉色,路过阴影出又显现出苋红色,崭新漂亮的款式,引得路过的人回头。

如他所说,天气很热,季非感觉自己的脸烫得要命。

再漂亮的跑车,在堵车的路上,依然跟鬼孙似的。

“这个什么非,他有病吧?”路上,何木木直言不讳地背后说起别人的坏话,“傻子都知道他当年就是移情别恋了,还鬼才地制造他假死的新闻骗大家。”

“我以为他真死了,我比傻子还傻?”盛苓挑眉。

“当然不是,这说明你比较好骗。”

“你不好骗?你能说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这有什么难的。”何木木昂首挺胸,下巴一戳,“孩子是我的!”

“爹是谁?”

“沈,沈西则。”何木木语气变了,很没底气。

怎么能是沈西则呢。

盛苓倒抽一口凉气,“你确定吗?”

“我只和他做过。”

沈西则才满十八岁。

而且人不在国内。

这该怎么负责?

“你可不能做单亲妈妈。”盛苓严肃地警告,“很辛苦的,待会要是检查出来阳性的话,果断打掉,知道吗?”

何木木没底气地“哦”了声。

挂号,尿检,拿化验单,找医生。

整个流程走下来,离关键时刻越来越近。

医生程序化地看了单子,“何木木是吧,怀孕五到七周。”

何木木脸都白了:“那我能打掉吗?”

“药流前先做个彩超。”医生简单道,“下一位。”

盛苓陪着她去彩超室。

看护士蹙眉的表情,她猜到事情不太妙。

果然。

何木木的体质不宜流产。

“孕妇有炎症,过段时间再来看看吧。”医生建议,“实在不行就生下来。”

她们的样子不像是学生,不至于怀孕就打掉。

“完了,苓苓,我真的有了。”何木木看上去像是在哭,小嘴一撇,吸了吸鼻子,眼泪又缩回去。

“没事,妇科炎症可以治愈,几个月后也许……”【JSGDJ】

“几个月后孩子就大了。”何木木这下真的哭出来,眼泪鼻涕汪汪的,“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在上,为什么怀孕的不是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