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36
户口本能做什么。

除了去民政局扯证, 还可以办手续。

比如买房子。

找到好借口,盛苓不假思索:“妈, 实不相瞒,我给你买房了, 就上回你说陆阿姨女儿买的那个小区,环境优美,有老人娱乐设备。”

孟连玉眼皮收敛起来,不自然地眨了眨, 喉间卡住似的,过了良久才慢慢问道:“真的?”

“那不然呢?”

“我担心你被哪个男人骗去领证闪婚。”

盛苓心咯噔了下, “闪婚怎么了, 你之前不还催婚吗。”

“我催婚只是嘴上说说,你得找个合适的相处一段时间。”

“那我要是真闪婚的话,你会不会骂我?”

“骂你做什么,我直接把哄你结婚的人腿打折, 轰走。”孟连玉说得正经, “但是这个可能性不太, 你那油盐不进的性子, 谁有耐心哄。”

盛苓感觉油盐不进这个词,并不是在夸她。

女人岁数越大,越不好骗是真理。

她上学期间,不是没看过男生用一根YSL口红就把小女朋友哄到69块的宾馆里,三个月后以性格不合分手。

现在,让办公室那群贼精贼精的女人受这种欺骗, 比登天还难。

到了饭点,盛苓去医院食堂买饭。

孟连玉病情并不重,为了安全起见,可以住院观察。

盛苓不放心她在医院是因为安怡。

鬼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又丧心病狂地来找茬。

出了门,盛苓看见了候在门口的盛岸。

没地方坐,他倚着墙,可能站了很长时间,两条腿稍显弯曲,选择一个舒适的站姿,看上去像个等人的家属,身上呈现的中年男人魅力和风度,让过往的路人偶尔留意一眼。

看见她,盛岸两步走过去,递过去两个方形盒饭,“饭我已经买好了。”

盛苓没看,没接受,“不需要。”

“安怡被我赶走了,她不会再打扰你们。”

“这和我拒绝你施舍没关系。”

“一顿饭而已,连这个你也要计较吗?”

盛苓依然没什么表情,“盛先生能做到今日的成就想必是有脑子的,为了送一顿饭浪费自己千金般的时间,实在划不来,我可不可以猜测,你就是故意让我妈知道你在等她?”

盒饭的包装非常精致,更别说里面的食物,应该是一份不低于三百的日本料理。

盛苓把这饭送过去,等同于告诉孟连玉,她接受盛岸了。

盛岸哑然许久:“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不继续读书。”

“没钱。”盛苓直言不讳,“为了供我上学,我妈才落下的哮喘,拖累终身的慢性病。”

她不喜欢谈起她们母女两以前的贫民窟生活。

矫情,没必要。

现在说出来,无非是——让盛岸更加内疚。

看他痛苦,她能有短暂的快乐。

“她,为什么没再婚?”盛岸声音轻微颤抖,“再婚的话,你们日子会好过些。”

“因为她放不下你,还爱着你,就算你有妻有女也散发无处安放的魅力,这个回答满意了吧盛先生,你不就等着我这样说吗。”

“你别说了。”

“怎么,内心过意不去吗,你有妻有女日子过得幸福的时候没来找过我们,现在我们的生活刚步入正轨你又大发慈悲了,你摸摸你的胸口,那里有良——”

话说到一半,背后响起孟连玉的声音:“盛苓。”

盛苓哑然。

沉默着抬头看了眼盛岸。

盛岸抿唇,颇为无奈:我都让你别说了。



【不知道现在的中年妇女怎么想的。】

【楼下拉面馆的离异叔叔人好身体好,我妈怎么就不开窍呢?渣男回头是岸就是好男人了?】

【吃了他送的饭就算了。】

【还把我赶出去=。=】

盛苓一大串的信息敲响何木木的微信。

何木木:【我知道人好是什么意思,但你说的身体好是指?】

盛苓:【!!!】

这还用说吗。

当然就是……普通的身体好。

她家沈老板体力也蛮好的。

就是技术一般般。

令盛岸欣慰的是,孟连玉并没有重续旧情。

也没有劝她认祖归宗。

从医院出来后,孟连玉安静许多,平常和老姐妹三三两两买菜,跳舞。

盛苓白天上班,晚上和沈里聊天。

沈里发来几张婚纱照片。

意大利冷门设计师创作的独具一格新款,让人眼前一亮,仙气满满,没有亮片和珍珠的修饰,看起来既简约又大气。

盛苓:【这是干嘛?】

不是说好隐婚的吗,还想大张旗鼓地办婚礼?

沈里:【婚纱好看吗】

盛苓:【不好看。】

沈里:【我觉得挺好看的。】

盛苓:【那你穿吧。】

沈里:【……】

扔开手机,盛苓躺在自己柔软的小床上,不知怎么,一闭眼就是苍白的婚纱。

女孩子好像都挺喜欢婚纱的。

她快把女孩子的技能遗忘了。

忘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摒弃一些技能,比如撒娇,哭闹,从她留短发时,身体里不自觉排斥这些。

比如公主裙,玫瑰花,温柔卷发。

现在她都嫁人了,过去的东西都过去了。

大脑混乱之余,盛苓摸起手机,没有收到他的信息。

沈老板不会闹小情绪,一个人偷偷摸摸抹眼泪了吧。

看得出来,婚纱是他精心挑选的,能从大众的品味中挑出几个具有特色的,对于直男来说不容易。

想了想,盛苓还是发了一段话。

【我挺喜欢你的婚纱。】

手机突然出现电量不足的提示。

关掉提示后,盛苓看了眼自己发送的内容。

居然,漏掉两个字!

【我挺喜欢你的。】

透过落地窗,沈里看见窗外60层楼下繁华地段的景色。

再美的景,都不及屏幕上的这几个字漂亮。



沈里出差回来的前一天,也是月末,正是公司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

开会的时候,刘全有在最后顺口提了一句,有个设计师下午会来看房子。

“哟,什么设计师啊,排面这么大,来公司入职前还获赠一套房子?”罗姐冷嘲热讽道。

“集团请来的,和咱们小公司没关系,沈总交代我办的事,我也不好多问。”刘全有这个时候舔着脸,哄祖宗似的哄着他们。

毕竟,附赠的房子,底下的员工拿不到提成,没人愿意免费地帮忙看风水,做介绍。

还要管售后。

一时间找不到负责人,刘全有想了想,把这个不算特别烂的摊子丢给盛苓手下。

“我吗?”盛苓稍感意外,“为什么是我?”

她倒不是不愿意,无非就是多跑几趟腿,只是挺好奇这个人是谁。

“我看过这个人的资料,和你曾经是校友,这得有多大的缘分啊。”刘全有每次讨好人的时候头都会低下来,光头和阳光碰面后,显得更加耀眼。

盛苓:“他叫什么名字?”

“季非。”

刘全有大概没注意到盛苓渐变的脸色,在她身侧走着,一边说一边画着手势,“听说是顶级建筑设计师,海龟,年纪轻轻获奖无数,有个想在家乡建个标志建筑的梦想,不然咱都请不到。”

刘全有没和这个人碰面过,所以把他当成烫手山芋,能丢哪儿就丢哪儿。

当他们一帮人去迎接的时候,刘全有感觉自己的口舌都白费了。

再看那些单身的大龄剩女,发现不是蓬头垢面的海龟,而是正儿八经的,宽肩窄臀,腿长手白,声音好听的漂亮小哥哥后,如同蝗虫过麦地,再呆个几秒,小哥哥连人都衣服都被吃干抹净了。

“我感觉你不用承担这么重要的责任了。”刘全有说道。

盛苓漫不经心嗯了声。

“妈耶,他手上没戒指,还单身呢。”

“人看上去好温和,要个微信不过分吧。”

“我决定移情别恋了,泡不到沈老板,追这个小哥哥的难度还是简单点的。”

这个人的到来,让整个部门一下子沸腾了。

论样貌,沈西则遥遥领先,论魅力,谁也比不上沈老板。

不过他两都属于NO.1难追级别的。

相比而言,温顺的小哥哥,更接地气一些。

盛苓低头整理手头上的事情。

手中的钢笔在表格上划着,把有可能的客户归类到一块儿。

销售这块,传输的理念是,所有客户都有可能,所以她们手机里没有黑名单。

盛苓是有的。

有个号码在她黑名单里躺了好些年。

都快发霉了。

门口响起躁动声。

盛苓看见一个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大好青年优雅地走进来,和女职员们亲切地打招呼,对于她们的加微信要求,他来者不拒,呈现出自己独特的二维码。

加完后,他又挨着各个办公桌,往里头走。

脚步停靠在盛苓的桌前。

衬衫是不染尘埃的白,白得发亮,领带玫红色,暗花纹,卷起的袖子除了露出劳力士腕表,还有一道浅得几乎看不见的纹身。

黑发喷了发胶,固定成型,耳际不留碎丝,配上端正的五官,给人干净整洁的舒适感。

完美的打扮,

“盛苓,好久不见。”

大好青年的嗓音清晰儒雅,好似浸过水的冰泉,泠泠悦耳。

见她没有回应,大好青年又清了清嗓子:“看到我,你是不是很惊喜?”

注意到大家投来的好奇的目光。

盛苓拿起文件站了起来,眼睛不带看他一下的,临走前凉凉丢下一句:“你裤子拉链没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