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30
盛苓拿着复印件回来, 发现桌上的感冒药。

各种各样的中成药都有,可以缓解发热, 头痛,咽痛。

办公室人多眼杂, 她也不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怎么传到他那里。

中午下班,盛苓没有像以前那样等人走光后再走,而是随着人流一起,这样自己就很容易没入人海, 不会被发现。

和同事们挤完电梯出去,没走几步, 便看见前台旁边, 沈里和人谈事,看对方的样子,可能是工程部的人。

人群嘈杂,大家各讨论各的。

“你们知道吗, 有部门被医院抽中免费体检, 全身的, 下午就能做。”

“真的吗, 我去年做个全检花了好几千呢,这么好的事怎么轮不到我们。”

盛苓漫不经心地随着人流走着,走在前方的是管售后的客服妹子,刚来不久,她不是很熟,不过妹子好相处, 盛苓为了躲避视线,特意上千微笑招呼,“你们中午打算吃什么?”

“不知道诶。”

“步行街对面有家新开的川菜,不知道口味如何。”

盛苓有的没的和人家交谈着,稍稍低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地走出去。

走到一半,听见有人喊她:“盛苓。”

盛苓的大脑嗡嗡作响,她都低调成这样了,还能被他认出来?

“跟我去趟办公室。”沈里没有忘记之前答应的,隐瞒两人的关系,所以一本正经地说,“你交给刘总的客户数据有问题,重新调整后再下班。”

跟着他进vip电梯,盛苓亲眼看见男人的手指按下了负一楼层。

呵,他办公室在地下?

可牛逼了呢男人。

盛苓磨磨蹭蹭地跟在他的身后,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人。

沈里没有给车开锁,长身玉立,俊脸浮现出玩味,“你在躲我?”

“没有。”

“那你过来亲我下。”

“……”

盛苓斜视的目光,透着不情愿。

沈里已经走过来,手穿过她胳膊和腰身之间,抵在车门上,半捞半抱的姿势,看她的时候微微俯首,“因为什么?我骗婚了,还是两千万?”

因为他骗婚吗。

显然不是。

知道用已婚身份买房是个圈套后,盛苓并不是特别气愤,毕竟,是她醉酒先睡人在先,要求负责是理所当然地。

至于那两千万,委实把她吓着了,没见过这些钱,而且她怕孟连玉知道,怀疑她被大老板包了。

“都不是。”盛苓小声回答。

“那你不要躲我。”

“噢。”

嘴上应得乖巧,到了公司,人又没了踪影。

沈里暂时理解为她不想让同事知道关系,所以大人有大量地没有计较,但也没有轻易放过,顶着地下车库可能被人发现的风险,将她按在车门上,亲了亲额头。

在盛苓恼羞之前,他已经放开,偷过腥似的,笑容几分邪气,帮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上车,吃饭去。”

他开车,盛苓玩手机。

玩着玩着,她抬头问道:“我刚才和木木聊天,她说你外甥把她的猫偷走了。”

“嗯?是西则做的?”

“你问问他吧,詹姆斯在木木的心中比男朋友还重要,丢了的话她会哭的。”

盛苓非常婉约地把“她会揍死沈西则”说成“她会哭”。

不过,盛苓突然反应过来,继续在微信上问何木木:【话说,他为什么能偷你的猫?】

【我两昨天喝多了,他送我回家的。】

【他喜欢猫?所以偷走了?】

【不是,因为我说他xx没有詹姆斯的大,他就生气了。】

【……】

生气也不能偷猫啊。

不对,何木木怎么知道沈少爷的--

知道詹姆斯的很正常,毕竟她家猫还没绝育,每次盛苓看到它,都能看见尾巴下面毛茸茸的球球。

盛苓感觉再问下去少儿不宜,所以沉默了。

而何木木并没有善罢甘休:【如果你是老牛,你会选择吃嫩草吗?】

盛苓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开车的男人,这个草好像不嫩,但她当时吃得……津津有味?

【太嫩的话,不吃。】盛苓答。

【那我吃了怎么办,我还能吐出来吗?他非要赖在我头上,说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是我故意激怒他,引发他征服欲。】

盛苓不知道回什么是好。

这种感觉很奇怪,她的好闺蜜,以后是不是得喊她一声舅妈?

他们在餐厅准备点单时,沈少爷才给出回答。

他准备下午就飞走,先去国外适应环境,再搞学习。

“确定这么快就走吗?”沈里丝毫没体会外甥快溢出屏幕的悲伤,“走之前记得把人家的猫还回来。”

沈西则嘴上应下来,心里是拒绝的。

鬼知道他昨晚经历了什么。

宿醉,搭伴坐车,去女人家,被猫鄙视,被女人嘲笑。

整个流程走下来后,沈少爷又醉又怒,发誓自己再也不可能被门夹第二次的他,失言了。

在体会“真香”过程中,那只叫詹姆斯的公猫挑衅雄威,跳到床上,打扰二人好事。

导致沈少爷出了冷汗,五分钟了事,再次被女人嘲笑。

这种猫,不阉了还能炖汤吗?

果断的,沈少爷走的时候把猫塞猫包里,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受了这等耻辱,沈少爷决定讨回来,把猫带到国外,好好的报复,报得它猫生痛苦难耐,后悔打扰他的好事。



下午两点,刘全有才来通知说有个体检,说是医院赠送的免费项目。

这种好事,大家当然乐于参加。

盛苓的兴趣不大,不过她还是跟车过去了,以前她不怕闲话是因为身正,现在不一样,她不去,不仅显得不合群,还落人话柄。

医院不仅送免费体检,还包了客车来接人,服务周到得让人误以为是五星级酒店。

盛苓排在别人后面,等待上车。

旁边站着的是罗姐,一向爱争风头的她,头一次看见盛苓后让了步,往后退了退,“你先上吧。”

盛苓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眼。

罗姐态度不冷不热,面色平静,不像之前的伪善面孔,也改掉这几天一直针对她的小肚鸡肠。

人来得差不多,刘全有开始点名,齐了后让司机开车。

手机铃声紧接着响起。

看到号码后,刘全有险些摔了手机,“沈老板,你好你好……什么?我们去医院体检呢。”

沈里正坐在去机场的车上,闻言皱眉:“哪个医院?”

“沈总别担心,我们去的是正规三甲医院。”刘全有添油加醋,“据说医院只抽了两个部门,咱们被幸运抽上了。”

挂了电话,沈里脸色暗沉,眉间深蹙。

一旁的沈西则侧目看了眼,很少见舅舅紧张的时候,他好奇地问:“怎么了?”

“停车!”

突然的两个字让开车的司机陡然一惊,“沈总?”

“路边停车,我需要回去一趟,有急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