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29
盛苓回家洗漱, 换上舒适的睡衣,等水烧开后, 吃了一片葡萄籽合成片。

手机震动了声。

何木木发来信息:“见色忘友的家伙,竟然把我丢下。”

盛苓擦了擦手, 敲几个字:“你没和沈少爷一起?”

她是信任沈里的,他既然说沈西则会送,那十有八九不会丢下何木木一人。

虽然,沈西则并不是靠谱的人。

“他太小了, 我和他不合适。”何木木傲娇道,“高中毕业的小屁孩, 花花公子, 谁会喜欢他。”

“那学长呢?”

盛苓还不知道学长的事。

而她敲出这四个字后,那边没有回。

“你这条裙子是新买的吗?”

洗手间里突然冒出孟连玉的一句,她一边走,一边打量手里的长裙, 上面还有门店里残存的清新剂味道。

冷不防的提问, 让盛苓受到小小的惊吓, 捂着胸口, “是的,刚买的。”

“要洗吗?”

“我自己手洗吧。”盛苓站了起来。

孟连玉的视线从裙子上移开,落到她的脸上,再准确到下巴一角,“你下巴怎么红红的?”

“有吗。”盛苓下意识摸了摸,“不小心磕的, 没事。”

盛苓只想着不让孟连玉注意到自己的不对劲,而忽略孟连玉今天也有些反常,话有些多。

两人随常地说了几句。

盛苓嘴上说着裙子手洗,等孟连玉回房后,便把裙子丢到洗衣机里。

新买的衣服,泡几分钟就行,手洗多麻烦。

微信震动声再次传来,她收到几张图片。

连带着昵称为“SL”发来的信息。

【这是江中园的公寓,十六楼,你觉得可以的话,明天就能带着咱妈入住。】

看见称呼的“咱妈”,盛苓就知道这个不要脸的人是谁了。

她不假思索回两个字:不要。

【你不是想给她换房子吗,收着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给我妈买房?】

【我知道你之前订的地址和户型,离公司远,老年设施多,说明你不是买给自己的。】

老奸巨猾。

盛苓感觉几日相处,自己被看得通透。

过了会,沈里又发道:【不喜欢的话,我还有其他的公寓。】

【不用,我自己解决。】

【你想自己买吗?】

盛苓发了个嗯字。

放下手机,上床睡觉。

震动声又响起。

她翻了个身,不搭理。

过了会,手机响起短信声。

估计又欠费了——

盛苓烦躁地坐起来,点开屏幕。

双眸一动不动盯着短信上的内容。

【您好,您的xx银行账户……已转入20000000,余额20002169.3】

附带一条沈老板号码的信息:钱给你,自己买。

盛苓:“!!!”

她说的自己买,是自己挣钱买,不是他给钱。



盛苓早起后不断地打喷嚏。

量了体温,有些低烧,孟连玉把泡好的板蓝根和早饭放到她跟前,“怎么回事啊,昨晚没睡好?”

“还行。”

盛苓吸了吸鼻子。

上班路上,她打电话给沈里:“你转给我那么多钱做什么?”

“不喜欢吗?”

“账号给我,我转给你。”

“不行,我不能平白无故接受你的贿赂。”

“……”

原本就头重脚轻的盛苓更头疼了。

怎么还有这种人。

不把两千万还回去,她心里膈应得慌。

慌得一晚上没睡好觉,早上起来就病了,被吓的。

来到公司,盛苓仍然心神不宁,再加上身体不好,拨客户号码的时候出现几次差错。

刘全有狗似的目光总能第一个发现她的异样,立刻发出领导的关切问候,“盛苓啊,你咋啦,身体不舒服的话可跟我请假。”

这个月,盛苓已经请了几次假,再请下去,估计要遭到大多人不满。

她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

“没事就好,待会沈总来开会,你要记得过来哦。”刘全有一笑,小眼睛就被胖脸挤没了,眯成一条缝,像个喜剧演员。

刘光头一走,底下就传来议论。

“我也是服了,昨天我孩子病了,跟他请假跟要了他老命似的,非要扣我五十块钱,怎么到别人身上就是一句话的事。”

“你小声点,别被人听见,到时候给我们穿小鞋。”

“我才不怕呢,这破公司还不想呆了。”说话的正是罗姐,倏地站起来,“仗着一副妖媚面孔,见男人都想勾搭一腿。”

她们也就过过嘴瘾,谁也没胆量辞职,这几年房价下跌,行情下滑,她们未必能跳槽到更好的地方。

盛苓精神状态不好,就当没听见,而且,她想起自己卡上多出的几个零,心里更是没底。

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只能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了。

盛苓用纸巾擦了擦鼻子,越想越窝火。

好端端地给她钱,像是打发乞丐似的。

盛苓烦躁地撕下一张纸,在上面画了个猪头吗,再打个备注:沈里。

这还不过瘾。

她又在猪头上画了无数个从天上砸下来的元宝以及美金$。

如果她有钱的话,一定要用钱砸死他。

画完解气后,她把纸张揉成团,随手丢到仙人掌盆栽里。

到了会议时间,盛苓以肚子疼,没过去。

刘全有当然不好说什么,会议结束后顺带和沈里提了下。

“病了吗?”沈里问道。

“我看她脸色不太好,可能感冒了。”刘全有狗腿地献殷勤,“我那里有感冒药,待会拿给您。”

“现在就去吧。”

拿了药,沈里审察似的来到他们的部门办。

盛苓不在。

“她人呢?”沈里随口问一个女员工。

罗姐先愣了下,“您是说谁?盛苓吗?”

“对。”

“她……刚走,去,打印文件了。”

罗姐含糊不清地说完,神色紧张地看了眼男人手中的感冒药。

这是什么关系,上司给下属亲自送药?

这才多久,女员工就把老板给勾搭上了。

看不出来她平时端着清高的面孔,背地里比她们还要阴险,不屑小鱼小虾米,专挑大鱼钓。

沈里把药放在盛苓的桌上。

她桌子干净整洁,文件夹和电脑摆放工整,鼠标放在垫子中央,两个仙人掌球也互相对称。

她是处女座的吗,要求这么苛刻。

不过,还是被他发现盆栽里有个白色的纸球。

沈里随手拿过来,准备替她丢掉,发现上面有一个沈字,便折开看看。

这是一张简笔画,肥硕大耳的猪头,天空飘着元宝和美金,如果他没有看见猪身上刻写他名字的话,会觉得她画得还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两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