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27
不知从哪看过一句话, 男人骨子里是有破坏的欲望,尤其是对于完整的东西, 直男的雏女情结便是这样由来的。

他刚才已经不小心撕坏了裙边。

还想再撕坏一点。

等服务生走过,盛苓站起来, 捂着裙子的手依然没有挪开,不经意地抬眸,看见身侧男人意犹未尽的神色,她是成年女性, 大概能想到他脑子里的颜色。

黄色。

屎黄色。

“你在想什么?”她问道。

“没什么。”沈里倒是平静的很,内心的禽欲掩盖得非常好, 唇角敛起, “我只是觉得你今天的小裤裤很好看。”

盛苓心跳有些加快,毋庸置疑,刚才飘过的小风,让她不该表露的都露了。

但是你看了就看了。

说出来, 不就是在耍流氓。

“好看吗?”平复心情, 她语调沉稳陈述, “还想再看看吗?”

“可以吗?”

“是不是还想把它变成透明的?”

“半透明也行。”

啪——

盛苓飞快利落地送了一巴掌给他脸上, 转身就走。

小手软绵绵的,打得不重,警戒性一挥,对于他来说,反而毫无警戒,更像是表达嗔恼。

突然有种想把她双手举到头顶, 放在枕头上的冲动。

舞池深处,一道清瘦的身影穿过人群,呼哧呼哧小跑过来,“哎哟,舅舅,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看到沈西则那张脸,沈里恢复常色:“怎么了?”

“姥姥说找你有事商量,打你电话也没接,就让我跑腿了。”

沈西则不是个愿意跑腿的人,何况做事的人那么多,哪轮得着他一个少爷,纯属是不想听妇人们东扯西扯。

这里的噪音很大,铃声很容易被淹没。

沈里把手机调了震动,“她找我有事吗?”

“盛家人不是回国了吗,就是你的小未婚妻,姥姥让你待客。”沈西则撇撇嘴,“那女的是个林黛玉就算了,偏偏是个作天作地的病秧子,仗着她爹,真把自己当仙女了。”

沈里知道沈西则说的是谁,背后说人坏话是不道德,他对盛漫兮兴趣不大,所以没有接话。

沈西则自幼是受宠的少爷,盛漫兮同样如此,娇生惯养少爷小姐,不对头也属正常。

点燃一根香烟,沈里往卡座走去,“你跟她说我在忙。”

“我说了啊,她老人家不信。”

沈西则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舅舅身后,懒得再向老人家汇报第二次,打量下四周,环境不算高端,但也看得过去。

“舅舅。”沈西则颠颠跑过去,“问个问题,你第一次的时候疼吗?”

沈里反问:“你疼?”

“卧槽,那种感觉……跟被门夹了似的。”

可能不是自愿的,也可能是对方身上有药性,沈西则一开始感觉生不如死,再也不想体会第二回,虽然后来好很多。

沈里自顾自地走,没说话,走到人多的地方,自觉捻灭了烟。

借着灯火,沈西则发现他下巴处有个红印子,“老沈,你这脸怎么了,被猫抓了吗?”

下意识摸了摸下巴,沈里淡淡答:“不是。”

“被女人抓的?”

“女人和猫有区别?”

沈西则乐了,真痛快,谁能想到向来正襟危坐,谈合同能把对方眼泪逼出来的沈大老板,脸还能被野猫给抓伤了。

“舅舅,我觉得你哄女人的方式得改一改,别满脑子色意,你得和她谈心,别指望她主动投怀送抱。”

沈西则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字字句句教导,“女人好比插座,你见过插座主动找插头的吗?咱们作为主动方,就应该掌权,而她们只管享受。”

“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我看舅妈挺温柔的啊,总比她那个闺蜜……”

沈西则的话只说到一半。

因为他不知不觉发现,他们所前往的卡座上,坐着两个人,正是他嘴里吐出的两个。

盛苓慢条斯理地吃着果盘里的西瓜,“我这个闺蜜怎么了?”

沈西则有苦说不出,憋屈地瞪了亲舅舅一眼:你怎么不告诉我何木木也在这里?

沈里心安理得回一个悠悠的眼神:你又没问。

沈西则长这么大,没怕过谁,包括他妈他姥姥,惟独被眼前的何木木震慑住了。

震慑归震慑,厌恶感只增不减,事情发生就发生了,他总不能求爷爷告奶奶地祈求时光倒流,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不会英雄救美。

相比他们,何木木淡定得多,处事上不依不饶的她,在听见别人说的坏话后,心平气和地继续坐着,说:“没位置了。”

她们订的是情侣两座,隐秘又小,两个闲杂人过来,只能站着。

沈西则简直要抓狂,在高级夜店里,别人订好至尊包厢,都未必能请得动他,结果在这破旮旯底,他被人拒绝说没位置了。

你以为老子稀罕啊!!!

沈西则怒火从双眸溢出。

何木木则低头玩手机,用吸管喝果汁,完全忽视这个人的存在。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盛苓翻了眼号码,又看向他们,起身出去接了。

沈里递给沈西则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喂,舅舅你干嘛……你把我扔狼窝?”沈西则瞪着亲舅舅离开的方向,感觉自己再一次受到孤立。

再这样下去,他一个满十八的,嫩得出水的小奶狗,被大龄剩女欺压得,啃噬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上次的事。”何木木头没有抬,“算我欠你的。”

“你不会还想还我吧?”

“这个怎么还?”

沈西则立刻摆手,算了算了,是他怂,对方如果说出以身相许的话,他立马走人。

只要对方不纠缠,让他做啥都行。

可惜沈少爷手头里没啥钱,不然还能豪气一掷,甩上一张支票说,女人,这是你的一夜费用。

和何木木撇清关系,沈西则感觉一身轻。

正欲转身走人的时候,肩膀突然一重,身子被人强行扭了过来。

“大哥,就是这个人上回打的我们。”

熟悉的声音响起,何木木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从几个穿着背心的青年中,找出她学长的面孔。

她心目中留学归来,满腹书经的学长,此时就是个弟弟,夹杂在混混之间,身上有衣有裤,却是个比地痞还恶心的家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