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苓沈里 > ☆、16
盛苓一下午没找到机会和沈里细说离职的事,她以为刘全有会来通知她,但很明显,她想错了。

刘全有不仅没有通知她走人的意思,反而热情洋溢,嘘寒问暖,查班的时候发现她的椅腿缺了一角,立刻让人订了一套新的过来。

刘全有是出了名的抠,盛苓扶着新椅子的扶手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这个态度,让盛苓很怀疑自己离职的事情是不是泡汤了。

揣测之余,盛苓在微信上找到“SL”联系人,给沈里发了一条信息。

【我给你的东西看了吗。】

不一会儿,那边回了两个冷淡的字眼:【没看!】

盛苓盯着感叹号看了许久。

怎么显露出……某种傲娇的成分?

到了下班点,盛苓和B部门的同事们一起出去。

她在大家心中的形象怪怪的,不喜欢聚餐唱K,按理说这样不合群的人交际不好,偏偏她又有拿得出手的业绩,和客户见面成交率高达百分之六七十。

除去带孩子的女同事,部门一窝人都被赶着聚餐。

一共三辆车,不出意外是可以坐下的。

刘全有把车倒到门口时,发现盛苓,挺意外的,“哎,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咱们部门之花也晓得出来冒泡了。”

盛苓颔首微笑,“刘总,你的车还有空位吗?”

“有的有的。”刘全有说着,自己先下车,清点下人数,除去两个骑车的男同事,他们车上的座位绰绰有余。

只不过……

刘全有鼠一般的目光落在地下车库出口新出来的宾利慕尚上,随着车子的移动,他的大脑迅速运转,然后果断地把在外面聊天的几个人撵上自己的车。

一边撵一边颇具为难地说:“盛苓啊,我没想到你今天也来,车子好像坐不下,要不你坐别人的吧。”

刘全有做事风格和他体型极不符合,身子短小矮胖不影响他动作敏捷,以最快的速度把人载上车,撺掇另外两辆车立刻跟上。

车窗渐渐合上,盛苓还是听见里面一个不知事的女同事喊道:“刘总,咱车上不是还能坐……”

剩她一个孤苦伶仃。

又一辆车经过。

盛苓没认出来是谁的车,上回看见的是迈巴赫,但这次是慕尚。

眼睛认不出来,但她有脑子,能开这种车的,除了压榨韭菜的资本家,还有谁?

盛苓暗叫一声不好,内心把刘全有这个狗贼骂了一遍,身子默默地缩到一旁不起眼的树干后面。

车上的沈里一眼就看见匿于黑暗之中却仍然鲜艳的小女人,提着包的身影凄凉寂寞,但长发半遮半掩下,是孤傲清高的面庞。

他直接停在她旁边,“上来。”

盛苓踌躇几秒,坐上去。

“躲我做什么?”沈里直言不讳地稳,“不想坐我车,还是不想看见我?”

“哦,没有,我只是,坐不惯你的车。”因为小小的紧张,她连话都说不利落。

沈里假装信了,“没事,多坐坐就习惯了。”

“……”

一路寡言。

盛苓知道他看了辞职信,但避而不提,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她要是再提的话,显得自己像个睡完就逃避责任的渣女。

不经意的,盛苓发现车上的悬挂物是她的绿丝带。

她不是没坐过好车,见过的大老板都喜欢在车上装玉龙或者金佛保平安和富贵,沈里的车厢里干净整洁,连清新剂都没有,弥漫着轻微的烟草香。

但是,你挂个绿丝带也太接地气了吧。

“你在床上也这么无趣吗?”沈里突然问道。

盛苓:“……”

无趣?

她喝醉了,哪知道自己有没有趣。

不过他问得太随意唐突,她没好气回了句:“你不是试过了吗?”

“忘记了。”他语气不变,没个正经却异常平缓的询问,“要不你再帮我回忆下?”

“你先停车。”

“现在吗?不先找个酒店?”

马路上不能随随便便停车,沈里挑了个最近的停车点,准备下车找酒店的时候,盛苓已经从副驾驶座上钻出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把悬挂的绿丝带扯走。

她走到车门前,在他下车前,那根绿丝带套圈似的套在他的脖子上。

没有之前的清冷,她微微俯下身,巴掌大的小脸凑过去,在他耳边离得很近,嗓音压低后沙哑中带着软糯,说出的话却恶意满满。

“你以为你很有趣吗,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喝醉了,我绝对不会选择你,功夫差得要命还有脸说别人!”

要命。

两个字在耳边飘着飘着就远了,连同一起远走的还有她的背影,驾驶座上的沈里把绿丝带扯掉,短暂思忖后,开车跟了过去。



尽管路上坎坷,盛苓还是去了聚餐的地方。

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们订的是卡座,十几个人玩足够了,盛苓头一回和同事们一起,显得格格不入,于是静静地在旁边喝饮料。

过了会,刘全有把他们招呼过去,说隔壁包厢有大老板。

听说大老板,几个姐们跟见到金子似的,拾掇拾掇纷纷进去了。

包厢是VIP,足够宽敞,酒水供应足,还有专门的舞姬,混血美女身材极好,看得在座的异性汹涌澎湃。

换个地盘,盛苓便不再喝东西了。

不远处的罗姐她们攀附的老板看起来气势不小,三三两两被人围着,男人走了女人来,身边的人没断过。

盛苓对他有点印象。

嘉银地产的秦总。

据说玩的把戏非常多,且变态。曾经半夜三更下他床就送去医院的女孩在圈内传遍,但架不住他钱多大方,女人如同过江之鲫上赶着。

这样的人,盛苓觉着离得越远越好。

“……秦总眼界真高呢,还别说,我们部门真有拿得出手的,你看看那边,够不够你的品味?纯得很,连男朋友都没谈过。”

罗姐的嗓音稀稀落落的传来。

盛苓皱了下眉头,隐约感觉到有陷阱,抬眸看过去,除了发现罗姐和几个姐们脸上的笑,还有那个难以被人忽视的秦总,眼神如同猎物一般。

下意识地,盛苓起身要走。

罗姐跟着站起来,拉过她的手,“小苓啊,你过来陪秦总喝几杯吧。”

难以移动的脚步被硬生生转移了方向,身不由己地坐下,盛苓僵硬地打了声招呼。

该介绍的,别人都替她介绍了。

秦总见过世面,上到明星模特,下到乡野长相出挑的丫头,基本都尝过了,盛苓这款,有过相似的,因此他兴趣并不大,但是聊胜于无,再加上盛苓十分抗拒的样子。

他对抗拒的女人,兴趣会大上几分。

“她们说你没有男朋友。”秦总到底比肥得流油的老男人看起来体面些,语气也问得委婉,“真的吗?”

“我有。”盛苓握紧酒杯,感觉他真是人模狗样,若不是知道一些底细,她还真把这人当所谓的成功人士。

“有也没关系,上回我看中一个小姑娘。”秦总似笑非笑,“她也说有,于是我把他们一起办了。”

盛苓,“……”

男女通吃是吗。

在这里坐如针毡。

盛苓没敢喝酒,喝一些,再用纸巾擦掉,这是惯有的喝酒伎俩,她用得并不熟练。

她想着这里有人,待会就可以走了,但是抬头找人的时候,才发现罗姐她们早就走了。

刘全有可能不知道她还在这里。

“怎么,要走吗?”秦总率先起身,手没有乱动,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我送你。”

“不,不用……”

“客气什么。”

这一声客气,把他的两个保镖都召唤来了,一个开车,一个护卫。

盛苓吃不准自己有多少胜算能让这里服务生帮她叫人或者报警,她被半强迫赶到电梯时就知道没戏了,如果再上他的车,等于跳入悬崖。

心跳加速,快跳到嗓子眼上。

盛苓握手机的手心覆着薄薄的汗意。

她给沈里发了条微信,只是报了位置,发现保镖在看她后,就不动了。

她怕惹怒秦总后当场就被办了。

“想报警吗?”保镖并没有担忧,反而自信满满,“报警有用的话,我们就把你手机收了。”

言外之意,这一片的警和秦总都熟。

盛苓大脑眩晕,几乎被押着上了秦总的房车。

车子没有立马开走,五分钟后又上来一个妹子,和秦总看起来很熟,毫无顾忌地在车里调起了情。

“去哪儿?”妹子问话的时候看了眼盛苓,娇笑着,“老秦你过分了啊,我一个还制不住你吗。”

秦总基本没有废话,人在后座最宽敞的地方,按捺不住夜色的催眠和暧昧,当着一车人的面,和妹子直接干正事。

他们闹出的动静,听得盛苓头皮发麻。

差不多完事,秦总直接把妹子拎起,往边上一人,朝盛苓走来。

一个急刹车,秦总还没来得及扑的身子硬生生撞上了扶手。

“妈的。”低骂了句,秦总赤红的脸沉下去一个度,“怎么回事!会不会开车!”

“前面有辆车,堵了。”司机畏畏缩缩地回答。

“撞上去。”

“不敢。”司机老实回答。

“有什么不敢的,老子赔钱。”

“是宾利慕尚。”

“……”

秦总沉默了。

全城开慕尚的貌似只有一个人。

透过打了一层灰的玻璃,盛苓看见在高架桥栏杆旁站着的男人,在夜色和灯光交错下,身形挺拔得很难让人无视。

他像是在看风景,又像是在等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