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其他小说 > 冠鸣天下 > 第1章 (中)
路冠鸣冷嗤:“这话说得好像你吃了多大亏似的!一个大男人还委屈上了?再说了,谁知道你是不是初次?说不定早就碰过无数个女人了!”
听她这么说,他心中的怒气更盛,一丝丝寒意爬遍全身。
沉默了片刻,突然间冷笑道:“看来你是不想救他了,那他的存在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说罢,便再次将手搭在冰棺上。
他垂眸略显随意地瞥了一眼冰棺里的人,漆瞳中闪过一丝狠戾。
内心的嫉妒像疯狂滋长的藤蔓。
而后,又抬眸森然凝视着路冠鸣,恶劣地笑道:
“你是想现在自己脱呢,还是等我毁了他以后帮你脱?”
“独孤夜,你……”
路冠鸣攥紧垂在身侧的手指,瞪着他的眸中涌上一层热泪。
强烈的屈辱感浮上心尖。
她最爱的男人就在这里,怎么可以做出如此荒唐的事?!
她做不到。
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与其这样,倒不如直接杀了她。
“你不是说我碰过无数个女人了吗?自己脱,我会对你怜香惜玉,若是等着我帮你脱,那我有的是法子对付你。”
独孤夜唇角噙笑,漆眸如鬼魅般幽冷,愈加恶劣地说道,
“若是砍下他的头颅塞进你怀里,你一边抱着他,一边跟我相亲相爱,让他切身见证……想想就觉得美妙!”
路冠鸣红着眼睛,嗤之以鼻地瞪着他:“变态!疯子!”
旋即,猛然抬掌,不顾一切地向他攻去。
独孤夜侧身一躲,伸手再一拉,便将她牢牢箍在怀里。
她用尽全力挣扎着,又挥拳而上,却被他攥住手腕,一下也动弹不得。
明明他已是病弱之躯,还受了伤,她有自信能打赢他的,可他此刻就像头精力旺盛的猛兽,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功力还上升了不少。
“放开我……你放开!”
挣扎之际,路冠鸣感到耳骨蓦地一疼,被男人狠狠地咬了一下。
胸前的起伏也传来一阵钝痛。
紧接着便是略带轻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路冠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能凭着这不入流的功夫伤到我吧?”
不入流?她可是深得阿爹亲传,在武林中颇有名号,并数次参与簪花大会拔得头筹的人。
居然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男人一边啃咬着她的耳骨和脖颈,一边满含戾气地说道:“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随即,松开她。
目光犹如深渊中的恶魔,直勾勾地盯着她道:
“别让我说第二遍!”
路冠鸣神色僵冷,杵在原地呆滞了片刻,含泪将嘴唇咬出血来……
内心激烈挣扎了一番后,最终还是伸出双手颤巍巍地解开了衣带。
随后低着头,咽下屈辱,一件一件将身上的锦衣褪去……
她动作极缓,眼泪一滴滴滚落……
直到褪无可褪……
他望着她光洁如玉的胴体,深邃的眸子里蒙上一层情欲,喉结微微滚动。
看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刚有一丝疼惜涌上心尖,又立即被嫉妒的洪流冲溃。
她哭只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不堪受辱罢了。
独孤夜走近她,将她霸道地拥入怀中。
她屈辱地闭上双眸,迎着面前炙热的男人气息滚烫落下……
春风拂动,冰冷的空气中有稀稀碎碎的热浪间歇摩擦。
男女痴缠的声音如同划过星空的火光,点燃了沉寂的夜幕。
怀中的人还和之前一样。
又和之前不一样。
动情间,他眼角落下两行热泪。
尽管已经“得到”她,却觉得他们之间越来越远。
仿佛隔着千山万水。
再也无法跨越,或者确切来说是从始至终都不曾相聚过。
好爱,好喜欢。
好恨,好想拉着她一起去死。
内心深处拧巴极了,想残酷蹂躏,也想深情珍视。
不多时,男人音色暗哑,在她耳畔低声命令道:
“说爱我……”
见她闭口不言,身体僵硬,一副草草应付的模样,他眼底闪过一丝阴郁。
“连伪装都不愿意了?嗯?”
旋即,神色一凛。
蓦然握住她的腰身,另一只手攥着她的玉腕。
再次粗暴地将她抵在冰棺上。
动作狠戾到了极致。
她背脊一凉,偏过头,用余光瞥见了深爱之人,委屈的泪水不禁从眼眶中溢出。
他音色骤然凌厉:“就这么喜欢他?”
语气中充斥着嫉妒,嫉妒在瞬间转化为了愤怒。
他真的快被眼前的这个女人给逼疯了。
甚至觉得,他已经疯了!
路冠鸣垂眸失语,并不回答他。
纤长的羽睫上挂着点点晶莹。
在他看来,这便是默认。
面前的男人双目猩红地瞪着她,鼻尖竟有丝丝酸涩,扯着哭腔恨声道:
“喜欢到想让我去死是吗?”
她低头说道:“和他无关……独孤夜,你作恶多端,你死才是众望所归……更何况,他是龙骨天晶的……唔唔……”

还未等她把话说完,一串串炙热的吻就在她身上猛然落下……
他吻得癫狂,不遗余力,似要将她拆吃入腹。
一阵凌乱的深吻过后,他箍着她的肩头转过去,不顾冰冷的寒气,逼迫她趴在冰棺上面。
并强行掰着她的脸面向冰棺。
路冠鸣越是挣扎,他的大手就越是用力,恨不得将她的下颌骨捏断。
她不敢直视,立即蹙眉闭上眼睛。
“睁眼!看着他!”
男人修长的指骨狠狠地陷入她脸颊的皮肉,指尖摁得发白。
神色冷冽,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对着他……说爱我!”
他再次命令,绝美的面庞甚至有几分狰狞。
她仍是闭口无言,似乎在用沉默做抵抗。
在这里,又是面对着冰棺里的人,她着实说不出那种话来。
尽管之前骗他时谎话张口就来,可此时此地,她无法说服自己。
见她无比淡漠的样子,一丝暴虐爬上独孤夜的心头。
他握拳朝冰棺愤力一击,冰棺上便顿时出现几道深深的裂痕。
这是卑微的警告。
也是无奈的威胁。
这一击,看似砸在冰棺上,实则砸在了她的心尖。
她眼眸轻晃,这才艰难地吐出一句:“爱你……”
听见她模糊不清,细若蚊吟的声音,男人眸中的狠戾竟在顷刻间褪去。
似乎是很开心。
自欺欺人又如何?
至少她还和以前一样,在亲口说着爱他。
只要是她说的,他就信。
男人炽热的吻在她雪肤上游走,满含深情。
语调温柔地在她耳边呢喃:“我也爱你。”
他贴近她的背,搂紧她,一只手臂支撑在冰棺上,将她牢牢禁锢,完全覆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