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文学 > 修真小说 > 风越沧海 > 第六百一十五章 菲嫣偷宝
  楚菲嫣将一个拳头大小的海螺形状法器放在耳边,其内传出的美妙的歌曲。
“真的好有趣啊。剑萍你听,好听吧?”
“好听。”沐剑萍也拿出自己的海螺,“我这里也存着好多曲子呢。你听听我的。”
两女兴高采烈,对裴风送的小礼物爱不释手。
这一对海螺法器是欧阳嵩送给裴风的小礼物。此外七笑楼也为同福客栈里的每一位修士配了顶级的传音法器。
调查七门不急于一时,心急就会露出马脚。所以裴风亮出身份后没有应邀再登上第四层,在三层吃过宴席之后他便果断离去。
兰若云看着两个女子一边听一边低声吟唱,嘴角不由勾起一丝笑意来。
“想到什么了?”
“我在她们这么大的时候,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的家人因我被全部杀死,我只能东躲西藏,像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
屠夫问道:“你招惹了什么人?要不要大哥替你报仇?”
兰若云苦笑:“一个小门派而已,那些人早在几百年前就被我灭门了。”
不用问屠夫也能猜到,定然是当时一个小门派中的某位修士看上了兰若云的美貌,为她引来一场杀劫。
“当时我无依无靠,只能去往九幽城寻求庇护。之后我遇到了大姐。”说到这里,兰若云的眼睛再次回到两个女孩子身上,“她们很幸运,踏入修真界便有风谷主庇护。她们永远都不需要为自己的美貌担忧。”
屠夫沉默着,等了良久也不见兰若云继续开口。
屠夫转开话题问道:“你说他故意接近七门到底有什么目的?”
“调查七门和巫族的关系呗。入鬼界之前,他也需要七门提供的情报。”兰若云道。
屠夫摇摇头:“我总觉得他还有其他事情瞒着我们。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他对飘絮阁的法器......在意过头了吗?”
兰若云不置可否。屠夫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两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又传来,屠夫的眼睛一亮,大声喊道:“风谷主只给了你们这些?”
楚菲嫣道:“当然还有,哥哥还送了我们每人一颗传讯灵珠呢。”
屠夫轻叹。“唉。风谷主在七笑楼花两千万魂晶买下的那件法器才是极品。难道他还没给你二人看那件法器?”
“什么?两千万魂晶!”楚菲嫣登时明白了裴风两日闭门不出的原因。“哼,什么法器给我们看看都不行吗?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气。”
屠夫解释道:“那件法器名为‘录影宝鼎’,其内存了上千个画面片段。可以说七笑楼里的一切都能在那宝鼎里看到。”
楚菲嫣的兴趣更浓,裴风严令禁止她们两个女孩子去七笑楼,她们自然不敢违命,但她们要从宝鼎中见识一番七笑楼的风采想必裴风一定会答应,想到这里楚菲嫣立刻拉起了沐剑萍。
“走,我们找他要宝鼎去。”
“这,不好吧。”
“怕什么,他要是不给我们就闹,闹到他交出来为止。两千万魂晶的法器都不给我们瞧一眼,我们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沐剑萍被楚菲嫣拉着进入后院。兰若云狠狠白了屠夫一眼。屠夫若无其事道:“那两千万魂晶里也有我的血本钱,风谷主至少也应该让我们看上一眼吧?”
“你会有报应的。”
裴风用两天的时间探寻宝鼎,已经完全掌握了宝鼎的使用方法。两千万魂晶不贵!欧阳嵩之所以将宝鼎定出天价,有他的道理。储存影像竟然是个可有可无的附属功能。宝鼎真正的逆天之处在于一个隐秘的神通——位置转换。
《太古天解》中也有类似神通的记载,那便是空间转换。据说当年无涯金佛在天魔教用出一招空间转换,将天魔教的教主强行转换到了另一个空间。
当然宝鼎的位置转换绝对不能和空间册内的至强空间神通相比。这一招相比于空间转换局限性很大。只能用于一人对一人的位置转换,人与物之间行不通。而且,宝鼎需要提前蓄力,这也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在战斗中使用此术的前提必须是宝鼎的蓄力不能被打断。
即便这一招位置转换还有诸多不足之处,它也算得上是一式极为了不起的神通。如果在关键时候出其不意用出此术,能起到的效果难以想象。
此外,裴风化神之后对《太古天解》有了更深的了解。这宝鼎内蕴含的空间法则对他参悟《太古天解》也有极大的作用。他有自信,只要给他足够时间,他便能利用这件法器内蕴含的空间法则,推演出更强大的空间神通。
“看来还要多买一些飘絮阁的宝物。”裴风自言自语,可他想到那些法器的价格又不由一阵肉痛。
飘絮阁有七位声名赫赫的炼器师。欧阳嵩只是排行老六,他的作品已经是天价,其余几位炼器大师的作品那就比天价还高了。
“比释天器宗还黑!”裴风心中暗骂。
不过七笑楼的法器他志在必得。靠财力去购买实在浪费。不是他有情谷主没实力,只是性价比有些低。裴风大脑飞速运转,想找出一个既能得到法器又不用花钱的好法子......
“哥,哥!”
楚菲嫣一把推开房门。她第一眼便看到石桌上的宝鼎。“哥,你果然躲在屋里偷玩宝鼎。这宝鼎里有什么,给我们瞧瞧。”
“那不行。”裴风毫不犹豫拒绝。
“为什么?我们只想看看,又不要你的宝贝。”
“看也不能看。快出去。”
“为什么?”楚菲嫣泪眼婆娑,“哥,你不把我当妹妹看了吗?”
裴风知道这是楚菲嫣的惯用计量,只是每次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自己都会低头,但这次不论楚菲嫣怎么闹,他都不可能屈服。
沐剑萍也是满脸的委屈:“师父,屠夫前辈说,宝鼎价值两千万魂晶呢。”
“这倒是不假,只是不能给你们看。你们出去吧。我还要研究这宝鼎里蕴含的空间法则呢。”
沐剑萍也是第一次从师父身上感受到冷漠。她的鼻子不由一酸。
楚菲嫣的眼泪是假,沐剑萍的悲伤是真。裴风心疼徒弟,可他哪能将七笑楼里的那些不堪的画面放给两个女孩子看。
“不是师父不愿,只是......”裴风忽然想到一旦他说出实情,两个女孩子必然误会他这两天藏在屋中是为了偷看那些片段。他生生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沐剑萍点点头道:“剑萍知道,这件法器对师父极为重要。”沐剑萍才说完,忽然脸上出现一片红晕,而后她风也似的跑出了屋子。
“心意相通!”裴风暗道一声不妙,沐剑萍和灵儿可以心意相通,想必现在沐剑萍已经知道了宝鼎的所有秘密。
“灵儿,要你多嘴!”
楚菲嫣一脸茫然,立刻跟了出去。
裴风嘀咕,“这个欧阳嵩,害人不浅。屠夫,我知道是你搞的鬼。”回来的时候裴风反复叮嘱屠夫不要将宝鼎的事情告诉两个女孩子,显然屠夫把他的话当耳旁风来了。
良久,裴风压下怒气再次坐回石桌旁,忽然他神色大变,跳起脚来。
“菲嫣,你敢偷我的宝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